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标题:月光下

级别:NC-17

配对:Big Daddy X 冷锋

概述:冷锋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在跟着他,现在他终于出现在面前。


设定

▲ 狼人是一对一婚姻制,结成契约后会在后颈显示标记,当伴侣死亡,另一方标记则自动结成痂。

▲ 失去契约伴侣的狼人体内会产生一种慢性毒素,导致身体健康数据迅速衰减,并加速死亡。

▲ 失去伴侣的狼人可选择与别人绑定新一个契约,或选择自动退出群族流浪至死。

▲ 在契约标记真正生成前,狼人体内的毒素会和立契的另一方共享

▲ 契约标记必须有双方自由意愿同意,和契约建成的前提下才会出现。


标签:魔法生物、结节

警告:哦O哦O草C


你们要的狼人AU来了,不仅仅是肉 XD

全文8000+

—————————————————————————————





是夜。万籁俱静。有一个人影在森林中快速穿梭。


冷锋在树林中拼命奔跑,磨损严重的靴子踩在枯枝上,发出咔擦的声音。他的心跳很快,像是要冲出来一般。不能被抓到!不能被抓到!此时是冷锋唯一的念头。


在月光照影下,他脸上有着许多道被树叶刮出来的细痕。他的眉毛是白色,耳朵是白色的,半长的头发也是白色,尾椎上长长的尾巴也是白色的,身上的毛发全是白色的。这是因为他的身体体征在快速衰竭,将冷锋从一只毛发为深黑色的狼变成了白色。


他是一个失去了伴侣、自行脱离群族的狼人。


只是区区一场追捕,让他很快就力不从心。他的喘息声在寂静的夜里响亮得惊人,却比不得紧追在他身后的压迫感。冷锋回头,几条灰狼的身影就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


狼群形成三角列阵的攻势,紧迫追击着他。


正常情况下,狼人和狼群是甚少来往,偶尔还能友好相处。但是,当狼群遇上自我抛弃的狼人时,他便会成为狼群眼中的猎物。


这几条灰狼追踪在冷锋身后已经将近半天。


冷锋知道它们在等待一个机会,等他现出疲倦。他只能不断地奔跑,努力甩开后面的追踪者。


狼群兴奋起来,追捕的速度变得更加快,它们能从空气中尝到他的虚弱——他已经快坚持不下去了。


冷锋忽然被一只灰狼一口咬中小腿,踉跄了一步,摔在地上。


有一个人站在树上,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黑色的大尾巴在背后微微抖动。


十几只灰狼慢慢围上冷锋,目露着嗜血的凶光。


冷锋从身边摸索到一块尖石头,紧紧握在手。他几乎能闻见它们口中呼出的那浓重的熏臭、令人恶心的气味。


树上的男人忽然五指指甲变得尖长,从上面跃下。寒光一过,那只咬中了冷锋、作为试探攻击的灰狼,顿时颈脖溅出大片血液。


男人一脚踩住那死去的生物,高大身影直接遮住他身后的冷锋。他勾起狼尸,直接踢到头狼面前,阴鸷的目光直盯着头狼。


头狼抵不过那狼人的视线,被逼得低下头,发出呜呜声音,似是在求饶。


这个狼人,它们惹不起。


狼群贴着肚皮,现出了服从的姿态,不得不放弃马上到手的猎物,慢慢退出这个地方。


“You're weak,Leng(你变弱了,冷).” 男人转过身,对地上的冷锋伸出手掌,尖利指甲已经收起来。


冷锋抬起头,看到他就是另一个狼人群族的bigDD。这个人,从他在龙小云死去后、自行脱离群族的那一天开始,这一年来就一直跟在他后面,从没出现过。


现在终于肯现身了么?


冷锋拍开他的手,自己找了根粗树枝,小心站起来。



******



火堆在湖边升起,烧得木枝噼里啪啦。


冷锋脸上的伤痕仍有着淡淡的细痕,小腿的伤口和骨折甚至还未开始愈合。跑了大半天,饥饿让他整个人显得十分虚弱,毛发看起来似乎更加雪白。


一个健康的狼人,除了能造成致命的重伤,其它伤口几乎都能在瞬间治愈。狼人是所有种族中自愈力最强。但是失去了灵魂伴侣的狼人,体内会产生一种毒素,加剧体征变化,极大缩短狼人的寿命。


现在冷锋受伤,伤口愈合却是在加速消耗他仅剩无多的生命力。


冷锋能感觉到自己的能量不断流逝,飘向那虚无的世界。


当时间到的时候,没有谁可以留下来。也许就是这一两天了,他想,不然那跟踪了他一年的家伙,也不会突然出现在面前。


bigDD是另一个群族的狼人,生活在更北的地方,他们比其他种族的狼人更为高大。


冷锋和bigDD发生过几次摩擦,一方为了保护族群,另一方则为了资源争夺。后来他们两人所在的群族考虑到友好来往比争得两败俱伤能更好实现资源共享,冷锋和bigDD亦有过几次合作。


他们打过几次架,也喝过几次酒。既是敌人,也是朋友,似友非友,似敌非敌。非常奇妙的关系。


bigDD坐在火堆另一边,手里拿着一根烟,看着火光在冷锋那仍然显得稚嫩的脸上摇曳。现在的冷锋失去了当初的傲气,变得非常不堪一击,甚至连狼群,也能袭击他。 


不就死了一个女人么。


bigDD在得知冷锋失去了伴侣后,几乎马不停蹄地从北方赶过来,经历数十个昼夜,因为他知道冷锋肯定会选择自我放逐,而不是另选一名伴侣结成契约继续活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赶过来的目的是什么。为了履行当初的誓言杀死冷锋?还是来嘲笑他被抛弃?


不管最初是怎么想,bigDD什么都没做。


他只一路跟在冷锋身后,偶尔把食物分给打猎不到的他,偶尔看着他在避雨的山洞中崩溃痛哭,偶尔照顾神志不清只呓语着一个名字的他。


他以为冷锋会在某一日能想通。


但是没有,冷锋一直颓废着,也一路更加虚弱着。


bigDD很生气。


那个曾经打倒他,他唯一给予正视的人。竟变得如此懦弱!如此难看!


不就死了一个女人么!


bigDD把烟熄灭,开口道,“I know you are dying(我知道你快死了).”


冷锋隔着火堆望向他,原本有些出神的思绪拉了回来。


“所以呢?在我死前先杀死我?”这人说过,自己的命是他的。那么现在是准备亲自杀死他了?


“No, I'm gonna save you(不,我要救你).”


冷锋轻笑,望了他一眼后,转开视线,“你能让龙小云活过来吗?” 除了龙小云,没有谁能救得他。


“I'll bond with you(我要和你绑定契约).”



******



契约即表示两个人拥有了婚姻关系。当关系确立,契约结成的印记就会在两人的后颈显示。一旦某一方死亡,另一方的标记将自动成痂,喻示一段关系的结束。


除非死亡,无人能将结成契约的狼人分开。契约是对两人关系最高约束力的誓言。


冷锋不知道bigDD发什么神经,断然拒绝,“这是不可能的事!”


bigDD似乎没想到冷锋会那么排斥,顿了一秒,扬起嘴角,笑容十分恶毒。


“You cannot reject me,Leng. Because I'll kill your parents, your family, your friends,  and anyone you're care about....one by one, after you've got yourself suicide. (你不能拒绝我。因为我会杀掉你的父母,你的家人,你的朋友,还有任何一个你关心的人……我会把他们逐一杀掉,他们的死都是由于你的拒绝,因为你放弃自己的生命。)”


"I am the only thing who can save them now, you know that.(现在我是唯一能决定他们的生与死的人,你应该很清楚。)


“你!你,杀不了他们!”冷锋原有些散焕的眸光突然凝聚、变得坚毅起来。


“Why wouldn’t I (为什么我不能)? "


" There is a guy who used to be your brother, he has a little girl.(有一个家伙,曾经是你的战友,他有一个女儿。) ”


bigDD看到冷锋眼中突发的愤怒,笑了,“I saw her. She’s pretty.(我见过她了。长得很可爱。)”


“混蛋!”


冷锋怒极,冲过去攥紧拳头对着bigDD便是打。正拳、勾拳、肘击,几乎完全不顾章法,只狠命地打。bigDD被他爆发的力度击中好几下,后退了几步。


bigDD问:“Is it personal? Or just for them?(这是私人帐?还是为了他们?)”


“这是我们俩的事!”


冷锋冲过去,一脚踹在bigDD的腹部。bigDD回击,左拳佯攻,上步顶肘,从下往上猛地击中冷锋下巴。冷锋扫腿,bigDD抬膝挡住。bigDD旋身绕到冷锋身后,两手匝住冷锋颈部把他整个人扳倒。冷锋落下,后空翻之时勾腿,狠踢bigDD头颅。


bigDD松松脖子,两人再次对战!冷锋弯身跑过去抱住bigDD的腰,把他撞退几步。bigDD对着冷锋数下重拳,然后一个过肩摔把他甩开来。冷锋重重跌落地,爬起来继续再打,口唇溢出鲜红血液。


冷锋仿佛不要命似的,全然不顾自身身体呐喊出来的尖叫,只为打倒眼前的狼人,即使是在十拳之中只找到一丝空隙来打上一拳。他无视了心臓不正常的过速跳动,皮肤因他过分绷紧的肌肉而裂开,白衬衫被染成丝丝淡红色。


bigDD一脚把冷锋踹到水里作为终结。冷锋的身体承受不住他自杀般的耗损,再继续下去,即使bigDD不出手制止,他也会在下一刻就暴毙。


bigDD看着冷锋,挑衅说:"Come on! Stand up and fight!(来啊!起来继续再打!)” 


冷锋坐在水里没有起来,他的头仍有些晕眩。其实不是冷锋不想继续打,而是他起不来了。


bigDD走到冷锋跟前,居高临下望着他,冷锋强撑着精神,抬起头狠狠瞪着bigDD。


“You’re not a warrior anymore. You are just a weak, miserable fucking git.(你已经不再是一名战士了。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个柔弱无力、悲惨兮兮的可怜虫罢了。)”


冷锋没说话,如果在以前他绝对能把眼前的狼人打趴,但是现在,他甚至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冷锋觉得愤恨,也有不甘,曾经带领团队出任务,凯旋而荣的战狼中队长,现在却成为了一个被他人唾弃和质疑能力的狼人。


冷锋不知道他该怎么办,他无力改变现在的一切。


bigDD蹲下来,视线和冷锋平视,“I know you, Leng. There’s nothing compare to me who can better know you in this world.(冷,我了解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比我更了解你。)”


“You live for your people,you can’t even take any threats or insults of them. You are born for them.(你是为了你的人民而活,你甚至无法忍受他们遭受到的任何威胁和侮辱。他们就是你的命。)”


“So bond with me,and continue to be a guarding angel  fight for your people. I don’t need you to protect. I’m strong, I can protect you.(所以和我结定契约吧,然后继续做守护天使为你的人民战斗。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我很强,我能保护你。)”


被另一个狼人说能保护自己,奇妙地,冷锋不觉得这是侮辱。也许因为bigDD眼里没有带着羞辱,也许是他真的是累了。


bigDD从来都是冷漠无情,有时却又嬉皮笑脸,谁也看不到他的真心。他没想到自己刚才脑热那番话没让冷锋跳脚起来,竟然平静接受了。


强硬的一套冷锋不吃,示弱的反倒能接受。bigDD算对冷锋有了一个新认识。


冷锋摆摆手,表示他暂时不想做任何回应。bigDD见冷锋脸上显出疲惫,把强迫对方继续话题的念想压下,干脆把他抱起来,走回火光旺盛的柴堆。现时的冷锋受不得一丝伤病。



******



冷锋几乎贴着坐在火堆旁,他感到很冷,白衬衫还贴在他身上。冷锋的心臓有种快要爆炸的感觉。


“你吃东西了吗?”冷锋问bigDD。


“You hungry? I’ll go get something. (你饿了?我去找点食物。)”


bigDD拨弄着树枝,一直想着用什么手段让冷锋答应。听到冷锋的问题,忽然想起这人已经一整天没有东西进肚子了。


bigDD对冷锋点点头,进入森林,打算捉几只兔子。



******



冷锋坐了一阵,不但心臓的跳动快得惊人,连头脑也在剧烈地疼痛,眼前五光十色,看到的一切全是彩色炫光。


他摸索着走向湖里,往脸上泼水,勉强镇静了一些。


冷锋站起来,耳朵突然轰鸣。他眼前一黑,倒在湖里。



******



bigDD正待步入森林深处,忽然想到什么,转身往回赶,以极快的速度越过树林和灌木丛。


冷锋方才的脸色不是很好,他最好还是让冷锋保持在自己视线范围内。



******



火堆旁边没有人。bigDD回到湖边憩息处,发现没有任何人影。冷锋竟然给他逃掉!


bigDD眯起眼,四下张望,试图从空气中捉住一丝冷锋的线索。忽然,他向着一个方向狂奔,有一抹白色出现在湖中。


湖水不深,还不到半人高,但是冷锋已经没有了气息。


bigDD把他拉起来,半拖半抱走到岸边,拼命压挤他的腹部,然后又嘴对嘴给他呼吸。


“Wake up! (给我醒来!)” bigDD猛力一拳打下来。


冷锋忽然吐出喝下水的一肚子水,咳嗽了几下,终于醒过来了。


“So is that your answer, uh? By killing yourself? (所以那就是你的回答是吗,啊?杀死你自己?)” 


bigDD十分愤怒,他以为自己这一年的陪伴,能让冷锋能想明白,但是冷锋没有。他以为自己的示弱,能让冷锋相信他,但是冷锋没有。冷锋把他的退让和信任全部投到湖里,干干脆脆,用死来告诉他的答案。


然而冷锋刚醒过来,意识仍是模糊,耳朵的轰鸣让他听不清bigDD的话,他的眼前甚至也是模糊一片,眼前人的具体样貌几乎看不明晰。


“走开。”冷锋皱着眉,用手拨开他,晃着头想坐起来清醒清醒。


bigDD怒极,既然无论他说什么冷锋都听不进,无论他做什么冷锋都无视过去,那就干脆毁了他!就让两个人都彻底地毁灭吧!


“All right,I get that.(很好,我懂了。)”



链接



bigDD在虚软,意识迷离的冷锋唇上印下一吻。他含着冷锋的唇舔舐,背后黑色的大尾巴因愉悦而轻轻抖动。


他和冷锋,一黑一白,一正一反,两人的性格和处事方式犹如最极端的极点。多年来的残酷生活让bigDD忘记了什么是温情,他亦理解不来什么是责任。但如果那是冷锋的坚持,他可以试着学习。


也许这样,他们能活得久一些,然后他们能在一起也久一些。


狼人婚姻契约的结成过程,不但共同分享着血液和毒素,还共享双方的理念和思想。他们甚至不需要说出来,在这灵魂交换的过程中,在这无穷的瞬间,他们互相传递和接纳着另一个人的思绪和感受。


冷锋闭上眼,做出抉择。


冷锋再次睁开了眼睛,对上bigDD。他可能一辈子都没法爱上bigDD,但是,或许他可以尝试去接受、和去习惯他的存在。


对bigDD而言,这就是他想要的,仅此足够。


冷锋后颈的黑痂脱落,发烫的皮肤逐渐生出一个花体字。bigDD感到自己的脖子也在发烫,他明白了那里将会出现一个契约标记。


MINE(是我的了)。


bigDD笑了,再次低下头,贴上冷锋的唇。冷锋轻轻叹气,微微张开了唇。


月光下,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有一对一黑一白的狼人,在细细亲吻。





Fin








————————————————————————

(图片出自:Z


评论(34)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