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爸爸让你快乐:

标题:白色森林

角色:冷锋、老爹(big daddy)、各种打酱油人物

级别:正文PG13

类型:正剧

概述

非洲事件后冷锋来到了西伯利亚,不小心卷入恐怖组织X的活动。




注:

▲ AU背景, 战狼2后续内容,原结局有改动

▲ 存在原创人物

▲ 标签内容与电影一致(热血、民族精神、主旋律)





(主lof号发不出任何文,我就试试爸爸可不可以发,不能就只得弃了。)

——————————————————————————




冷锋埋伏在一座雪峰上,大阻击枪瞄准着一座建筑。手指缓慢扣下扳机,机械装置逐渐转动,阻铁慢慢释放。


击锤回旋击发,两指节长的子弹瞬间穿破空气!


3000米以外那座建筑的电力设施直接炸毁!火势轰然升起,里面的人冲出来哇哇大叫,忙着把冰雪一样的物品救出来。


冷锋以极快速度解拆大阻击枪,部件塞入背包,套上单板滑雪板,纵身一跳,从雪山滑下。


******


非洲撤侨事件后,冷锋不再跟船航行,改了职业。冷锋跟着一个名十三叔的华商干起保镖的行当,追随他来到西伯利亚。


十三叔在俄罗斯做贸易,生意做得很大,配备一整队武装齐全的保镖,清一色是中国人。忙时,冷锋忙的连轴几周不得转,闲时,回去签个到就能下班。


冷锋此前那么多年的漂泊,全为了找得杀死龙小云的凶手,为她报仇。现在仇报了,他所想所做的事都完成了,冷锋只落得了迷茫和空虚,终日浑浑噩噩,失眠、酗酒、情感淡漠。冷锋对一切都生不起激情,只有当保镖时偶尔遇到的意外才能令他感到真实活着的感觉,然而作为保镖最理想的状态是安然无事。


冷锋意识到自己给团队带来不了正面能量,拿着辞职信去向十三叔请辞。十三叔拍拍冷锋肩膀,让他先做完这一年的工作,如果到时冷锋坚决要离开,他不会再托辞。


这天,冷锋刚回到家,邻居王胖子就操着一口奇怪的结合了各个地方语的广东口音国语来敲门:“冷哥,吃饭伐?”


冷锋回头看时钟,很好,饭点时间又到了。


单身良久,冷锋的丰衣足食能力已经提高至中级,王胖子吃过一次后惊为天人,然后便是天天来蹭饭。


王胖子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刚住进来不久,他是个生物研究员,宅男一枚。平常是挺油嘴滑舌的一个人,讨便宜的时候称冷锋“冷哥”,有危险和求饶的时候就叫“冷大爷”。


冷锋俄语不怎么好,偶尔王胖子会帮助一下他。只因都是中国人,冷锋接受了这个朋友。


“冷哥,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听得冷锋要离开回国去了,王胖子眼巴巴看着他。


“回家找点小生意做吧,开个小店什么的,过点平淡的生活。”冷锋淡淡说道,用筷子敲了敲王胖子手背,“哎,吃饭。看着我干嘛呢?就算要走我也过完这个年才走。”


王胖子很是不舍,但又不知道能说什么,低下头默默夹菜,把肉食夹走了一大半。


冷锋抽抽嘴角,只得无奈地由他了。


饭吃了一半,外面又吵吵闹闹起来。他们住在比较偏的民房,冷锋早已习以为常,但是王胖子每次都能被吓一大跳。


冷锋叼着饭碗,瞥了一眼王胖子,胖子于是很有默契地拿木板等挡住窗户,阻止乱七八糟的东西飞入来,两人继续吃饭。


大门突然被急促拍打。


冷锋踢踢王胖子的脚,要他去看看怎回事,笑话,如果让自己去开门还能有饭菜剩?王胖子装着什么也不知,把两只脚缩了起来,加快着夹菜速度。


门口还在不断敲着,眼见盘子的菜就要被王胖子夹清空,冷锋伸出拳头在王胖子面前晃了晃:信不信我揍你?


王胖子撇撇嘴站起来,不情愿地放下饭碗。冷锋趁他离开,连忙把培根炒蛋倒入自己的碗,看到王胖子还未回来,又把所有炖牛肉夹走,最后好心留下洋葱和一大碟红萝卜给王胖子。


王胖子谨慎地从猫眼向外窥视。敲门的姑娘长得很漂亮,皮肤白皙,眼睛大大,她在门外拼命敲着,神情十分紧张。王胖子没多想,把她请了进来。


这名姑娘说自己是和他们住在同一栋大楼的,有人正在逐层逐户搜寻一个中国人,担心他们可能受累,赶来通知他们躲起来。


战斗民族已经够可怕,战斗民族的黑帮比可怕还可怕。王胖子慌了,在冷锋面前急转,连饭也顾不得吃。“冷哥,我们快跑吧……”


冷锋倒是十分淡定,“怕甚么。我身家清白,从没做过做坏事,要搜就让他们尽管搜。”


王胖子转了两圈,想不出怎么向冷锋解释,当下打算回家收拾东西。“不行,我得先回去。”


站在王胖子身后的姑娘突然露出诡笑,捉住衣袖中的两把匕首,从后方制住王胖子,同时大喊:“人在这里!”


王胖子弯身,避过后面的袭击,在屋子里上蹿下跳,躲着那女人。“冷哥,别吃了,快救我!”


冷锋坐在桌子前,继续夹菜,扒饭,仿佛没看到眼前混乱的一幕。


王胖子一边逃,一边长嚎道:“冷哥,冷大爷,小弟错了——!!以后我都把肉让给你了,你快把我救出来啊!”


数个举着冲锋枪的人很快出现在门口,把门一踹,枪指着冷锋,“把手举起来!”


冷锋扒完最后一口饭,放下饭碗。


为首的一个人一拳砸在门旁的架子,“叫你举手,中国佬!”


铁架晃了晃,摆在最上面一层的相框,啪地一声,掉落地上。冷锋眼神倏地一冷,瞬间踢翻桌!整张圆桌猛地扑去门口的人,碗碗碟碟和饭菜汁倒了他们一脸。冷锋一边伸脚撑着圆桌把人挡在门外,一边跟那女人过招抢夺王胖子。


冷锋顺手用装菜的不锈钢碟子做武器,一时当砖板敲头,一时作飞盘朝着人的鼻梁撞去,把那些人打得哇哇大叫冷锋并没有下死手,否则地上躺的这些全会是死尸。


冷锋解决所有人后,王胖子仍斗鸡着眼睛,动也不敢动。


冷锋拍醒他,“喂,回魂了。”


王胖子眼睛转了转,终于对焦回来。冷锋年轻且健朗的国字脸正对着他,嘴唇勾着一抹痞痞的笑容。王胖子眼睛仿佛安装了十万伏安的电灯亮晶晶,忽然爆出了一连串粗口,“冷——哥!你真是帅呆了!么么哒!!”


冷锋嫌弃地用手拨开了王胖子,把地上那些人全扔到门外,锁门,拆电话线,固实门把。


更多人的声音从楼道下面传来,冷锋快速收拾了几样东西,从架子下找出破碎了的相框。


轻轻抹开上面的玻璃碎,冷锋小心翼翼地把灰尘吹了吹。这是最初的特种作战旅战狼部队的照片,有的人已经不在,有的人已经离开,还有的人只能对此怀念,通过一张照片聊以慰藉。他珍重而慎重地折叠起来,收在内衫左胸的口袋。


冷锋指挥着王胖子从窗户逃离,首先爬出去帮他接应。


大肚子让王胖子看不到下面,一路哭丧着求冷锋注意他的安全。好不容易落到街头,冷锋砸了一辆越野车,带着王胖子跑路。


待到那伙人冲进屋子发现空无人影,从窗户伸出头,对远去的车子噼里啪啦一阵怒骂。


越野车摇摆着屁股,在漆黑的大街上扬长而去。



******



“渣滓!这么小的一件事都做不好,你让那帮美国佬怎么看待我们!?”头上绑着白色头巾的亚洲籍男人蓦然转身,一巴掌打在下属脸上,叫人当场脸高肿起来。


这个男人是组织X的首领。他个子不高,及肩长发相当纠结,浓密的黑色胡渣和胡须把脸上原有的殷红遮盖起来。他眼神异常凶狠,残暴得如同一只正在撕咬猎物的野兽一样,满口鲜血。无人敢和他对视,也无人敢反抗他。


他愤怒地连接刮了好几巴掌,忽然掏出一把手枪,指着面前跪着的男人头颅。


砰地,面前人脑壳开花,血浆溅满了整身白袍。组织X首领在旁边的水盆中把手上的血洗去,从旁人接过手巾,仔细擦了擦手掌。他脸上仍挂着血,混合着红白之物的血浆顺着眉骨缓缓流下。


组织X首领擦完手把手巾扔回下属,“给我拖去喂熊!再捉不到人,你们所有人的下场全都和他一样,听到没!?”


“是,首领!”


“这次我亲自带人去!”



******



冷锋找了一家民宿落脚,房东是红发大姐,她的儿子在北京读书,会几句中文,因为儿子的关系对中国人很亲近。第一次见冷锋和王胖子,便兴致勃勃地秀语言。冷锋笑哈哈地跟她交流了几句。


“你好!”

“你好!”

“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姐,我们打扰了啊。”

“你长得很帅气!”

“哈哈谢谢,你也好漂亮。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人。”

“你真甜,谢谢。你吃饭了吗?我做的红菜汤很不错!”

“吃了,吃了。”

“试试吧,我儿子非常喜欢我做的菜。”

“好吧,谢谢。我很期待。”


红发大姐十分热情地摆出十几瓶伏特加招待,酒气上头,红发大姐就开始大骂那些黑帮混混,他们把整条街的人都搞到不安宁。王胖子一边附和,一边吹冷锋有多英勇,完全就像个未见过世面(特种兵)的土老帽。


论喝酒,俄罗斯人的战斗力绝对不容忽视,一个大姐的酒量几乎能直接放到两个大男人。冷锋用尽最后的意志力,把大姐喝趴在桌,四周地面空着接近三十个的高纯度伏特加酒瓶。


冷锋走出阳台,这个夜晚很黑,云层遮盖着天空。冷飕飕的风吹刮在脸上,让他火热的血液很快冷了下来。方才的打斗,飙车,与敌对战,令他几乎恍如回到过去,重回那个热血峥嵘的岁月。


而那只刹那昙花,现在所身处的环境无一不在提醒着冷锋:他已离开了部队,他不再是一名军人。


冷锋从口袋翻出照片,借微弱的光线凝望。照片中的冷锋站在身穿军装的几个年轻人中,英姿飒爽,傲气昂然,满是希冀和信仰的目光亮眼得令人不忍直视。


冷锋拇指动了动,遮住照片中的自己,轻轻说了一句。


“兄弟,我很想你们。”



******



佛罗里达州,阳光普照,某处私人别墅。


一个左眼带着眼罩的男人穿着拳击短裤,赤着精壮的上身,在游泳池旁的遮阳台猛力击打一个成人高的沙包。


这个曾经和冷锋生死交手的雇佣军老爹,没被冷锋真的杀死,急救及时,他只少了一只眼睛。他团队的人伤的伤,残的残,尽管元气大伤,但基本都捡回一条命。


他的生命力堪比断了尾巴的壁虎,仅休息一周就能康复出院。戴恩雇佣公司可不愿再度损失一个公司的王牌,直接给老爹整个团队半年带薪假期,想接什么任务、想不接任务也没问题,一切都好商量,务必好好养伤。


即使老爹少了一只眼,依然改变不了他在雇佣军界的地位。


实力决定一切。


他从未被人压在下面打,但冷锋是个例外,那个娃娃脸小子。老爹连那家伙叫什么名字也不知,只能猜到是来自中国的特种部队战狼。


关于那小子的资料他什么也查不出来,非洲那群人对帮助过他们的中国人简直崇拜得犹如再生父母,怎么也不肯出卖半点资讯。


“啊!啊!啊!”老爹对着沙包连续数下重拳,重达100KG的沙包被打得连连晃动,吊在上面的铁链发出了异常刺耳的声响。


就在沙包攻过来的时刻,老爹抱住沙包,如同在非洲和冷锋对垒的那一次,他抱住冷锋上半身,用膝盖最坚硬的部位对准柔软的腹部不断攻击,打到他虚软无力!


雅典娜从客厅走出来,“老大。”


“说。”老爹放开沙包,换上了组合拳。


雅典娜见老爹的心情似乎比平常更坏,加快语速把来意说完:“老板发来两个任务,地点都在俄罗斯西西伯利亚。一个是曾有合作的组织X,帮他们运送货物;另一个是俄罗斯政府,协作中国人铲除组织X。要接吗?”


中国人?老爹心神一动。


一记猛力的鞭腿扫向沙包,整个沙包飞得高远,又带着巨大的冲力反撞回来,铁链磕喇磕喇,伴随呼呼风声,老爹伸出左拳相迎!拳头与沙包定在一个位置,所有力互相抵消,沙包震动了几下,静止下来。


老爹盯着沙包看了几秒,轻笑一声,随意解开手上绑带,走入内室。


“接了。”


雅典娜吹了一个口哨,十分欢欣,松松拳头骨骼,她终于可以活动活动了。


而那沙包,淅淅沥沥,如滴落的血液,不断渗落,在地上堆升起一地流沙。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 请给我留言,MUA!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