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爸爸让你快乐:

标题:白色森林

角色:冷锋、老爹(big daddy)、各种打酱油人物

级别:正文PG13

类型:正剧

概述

非洲事件后冷锋来到了西伯利亚,不小心卷入恐怖组织X的活动。


注:

▲ AU背景, 战狼2后续内容,原结局有改动

▲ 存在原创人物

▲ 标签内容与电影一致(热血、民族精神、主旋律)




(前文提要:冷锋和邻居王胖子在家里吃饭时被袭击,顺利逃脱。一直想着报复冷锋的雇佣军头子这时也来了到俄罗斯……)

————————————————





第二章


冷锋找时间回到了住处,那里倒没人在守卫,似乎确定他们已经不再回来,只泄愤地把屋子乱翻了一通,破坏掉所有物品。冷锋有点可惜地看着被砸坏的两瓶茅台,他可是托人很辛苦地从国内带过来,打算留到春节喝的。


在别的国家,就得遵守该国家的规矩。即使在中国,军人也是把规则执行到极致,从不任意妄为。冷锋想了想,还是决定交由当地警方处理。


冷锋去了警局报案。警局随便指派一个人,跟着冷锋去现场。那人拍了几张照片,黄带一拉,把屋子查封。完事。


冷锋连忙拉着那人,怎能就这样结案?


那胡子警察从口袋掏出一支烟,叼在口中,斜了一眼冷锋。冷锋不好意思地搔搔头,用蹩脚的俄语解释他已经不抽烟了。


胡子哼了一声,自己拿出火机,径直走出去。


冷锋醒悟,追在后面忙把火机接过来,替胡子点烟,”大兄弟,我来帮你点。“


在西西伯利亚此地,黑帮相当恶劣,所用武器尤其精良,警察很难和他们对付。胡子告诉冷锋,想让警察出力也不是不成,需得给些好处,振作一下大家的精神才好处理啊。


那胡子警察明示暗示着要收受贿赂,嘴脸丑陋得令人作呕。冷锋手背数条青筋暴了出来,他简直想给这个没皮没脸的“人民公仆”几下狠狠的拳头。治安混乱,警察无赖,黑帮猖狂,蛇鼠一窝!


他离开前还嚣张地声称下次出警,代价就要他付出双倍了。


冷锋深深呼气,忍了。别无他法,山不来就,他就山。


自己查!



******



老爹藏在树上,用望远镜看到X组织把人丢出来喂圈养着的棕熊。那几只棕熊比普通的要大一倍不止,站立起来几乎有三米多高,凶狠模样就像是史前的雷克斯暴龙。


被丢出来的人形态怪异,非同常人。老爹无动于衷地看完棕熊把人吃完,朝远处打了个手势,收队。俄罗斯政府似乎保留了些信息没有说出来呐……


呵呵,幸好他不是仅接了俄方政府的订单。



******



冷锋花了一些手段和功夫才找到信息,找出袭击的一群人是来自一个叫组织X的组织集团。冷锋沿着线索追踪到森林深处,他没想到组织X会竟藏的那么深。


整座白色建筑隐藏得异常巧妙,几乎完全融入到雪山森林的景色当中。看到那面绿底白色的月亮旗,冷锋瞳孔猛然一缩。


组织X那不是什么黑帮,而是改头换脸了的恐怖组织!冷锋当兵期间早有耳闻,这组织在边境多次活动,袭击平民,煽动情绪,把好好的地方搅得一片混乱。


一个白人从直升机走下建筑,组织头目满面笑容地走上前迎接。冷锋迅速找出手机,定位,拍摄,和视频,存下一系列资料。做完所有一切后,冷锋才愣然想起自己已经不是部队里面的人了,一切都和他不再相关。


西伯利亚的天气似乎忽然变得寒冷了起来,冷锋没再了兴致,摆弄了几下手机,打算过后把东西交给大使馆。由着他们处理,无所谓了,随便什么都好,反正和他无关了。


冷锋坐在树上看着夕阳沉下树梢,大地白雪反射出寒冷刺目的光。冷锋眼珠微微一动,忽然在某棵树上见到了一个不可能存在的人出现。


——他竟然没有死!?


冷锋从树上跳下来,快速潜行。


冷锋在左后方接近了那个人,一个拳头从侧面打过去。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老爹退开,定神一看,原来是小狼崽。舌头舔了舔破损的嘴角,他出言挑衅道:“Come on, girl !”


雇佣军头子没想到冷锋会在俄罗斯。他扣住冷锋,数下重拳只朝腰侧轰去。招式尤其狠辣。


冷锋攥紧拳头,稍定,下一刻如一只勇猛的战狼冲了过去,刮起凌厉的拳风。


“回答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老爹接住冷锋的拳头,拉着手腕把他猛力扯过来,拳头朝着冷锋送去,直直打中他颧骨。


他轻轻一笑,道:“你猜?”


冷锋只想到这个雇佣军又在做杀人抢劫的罪恶之事,就不知道他和组织X是否有关系。他在非洲见识过这人实力,如果他真的牵扯到里头……冷锋又一拳挥过去。


“你和组织X有什么关系!?”


“先来打一场。”老爹毫不犹豫就给予冷锋一连串快攻,把他打得不断踉跄后退。


“没错!就是这样!老子让你够爽吗?”


战斗的兴奋伴随欲望的升腾,从没人能给老爹这种感觉,就如站立在悬崖时的心悸和晕眩。


男人就该以拳头来问好。雇佣军头子的大脑交感神经亢奋起来,下丘脑不断分泌出肾上腺素,多巴胺势不可挡地涌出。恍如吸着古柯碱,爽快得不得了。既是快意,亦是致命。


冷锋不在乎自己被打了多少拳,只想着打倒这个人,问出组织X的计划。他和他一对一过招,即使少了一只眼,雇佣军头子从未落于下风。


在霜雪皑皑的西伯利亚白色森林,两人打得冒出不少汗。


厚重衣袍把冷锋的动作拖慢许多,拉扯间,系着银色子弹的项链掉出了衣领。冷锋留着其实并无多想,只是当作对过往的悔恨与提醒。


老爹看到他那颗银子弹掉出冷锋的衣领,露出了暧昧神色。


“你知道不?当时我是在一旁看着她,看着她被怎样残忍折磨。”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但雇佣军头子知道冷锋能听懂。


果不其然,冷锋目光霎时凌厉起来,忽然爆出十足的冲劲冲了过去,毫不犹豫使出杀招。


“你找死!”


左边是老爹的视觉盲点,他少了一只眼,冷锋每每就着他的弱点朝左方出击。借着一式虚招,冷锋把他打倒在地。


冷锋坐在他身上,一拳接着一拳。


“你和组织X有什么关系?”


又一拳。


“你们有什么目的?”


冷锋以为自己在非洲已经杀死了这个人,但他竟然命大得很,又活过来。


杀了他?冷锋问自己。


此前冷锋已经杀过他一次,这次他还要再把他杀死一次,直到他死得不能再死? 如此,他是不是那个曾经说出“我没想到杀人,我只想着救人”的冷锋?


冷锋没再打,只停下来喘气不语。


“不要让我知道你对我们国家的人们做出些什么,不然——”冷锋直立起身,居高临下看着老爹,“我就杀了你!”


冷锋没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头也不回地离开。


老爹躺在地上,用拇指试了试脸颊,那是刚才打斗时冷锋的指甲在他脸上刮出的血痕。他看着血,忽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声在黄昏中的白色森林响起,异常惊心突兀。老爹忽然凝聚起阴骘的目光。


他伸出舌,慢慢把血迹舔去。


“That son of bitch.”



*****



翌日,冷锋顺道载红发大姐到她妹妹家,然后去了一趟中国驻伊尔库茨克领事馆,但是领事人身在圣彼得堡开会,冷锋不得不在周一再到来一趟。


因为红发大姐会在她妹妹家住宿一周,晚餐得自己负责。冷锋干脆开车去城中心的华人商铺采购食物。红发大姐的烹饪才能很好,东西味道也不错,但是冷锋还是觉得中国菜才是最好。


终于买上了大包小包,冷锋心情很好,吹着口哨开车回去。


忽然手机传出了一首特别的曲子,响彻在整个车中。


“我是你爸爸,我真的好伟大,养你这么大,你还不听话,一天到晚去玩耍……”


因为此前莫名被袭击,令冷锋很是警觉。他把从老侦察兵何建国班长学到的一套手段,应用在现在临时居住的红发大姐家。一旦发生情况,手机就会接受到信号,用铃声警告冷锋——这是屋里出事了!


冷锋收敛起神色,立马踩尽了油门。


王胖子正攀在三楼墙外慢慢挪移身躯。一伙人凶神恶煞地跟着王胖子,在他后面爬墙。下面已有另一伙人等着逼王胖子跳下来。组织X首领带着一整队人前来,甚至连坦克也出动了,看起来是打算轰掉这座建筑也要捉到王胖子。


冷锋赶到,车尾一摆,横扫一片人。油表刚好降到红线。


跳下车,冷锋一对五。上次女人又再出现,原来她有个双胞胎,两人双手持匕首,打配合时几乎难以招架,冷锋被围攻起来。


王胖子在上面见到冷锋很激动,大喊:“冷哥!”


只见冷锋上步,直拳,拉上臂,夺匕首。动作一气呵成!他将匕首刺向白色头巾的组织X首领,后者匆忙后退,冷锋旋身,弯身背负,把不知是姐姐还是妹妹的人直接摔在地。


不消一刻,地上倒地一片。


组织X首领跌坐在地,脸上尽是惊吓,方才冷锋那匕首差点划破他双眼。


冷锋瞧了他一眼,眼神异常锋利。


“别,别过来啊……”首领双手双脚爬着小心翼翼地向后退,被冷锋吓到不得。


“冷哥!”王胖子在上面看得尤其兴奋,想不到冷锋一个人就干翻他们。


仿佛大力手术吃了菠菜一样,王胖子感觉自己被加注了勇气的力量,他突然回头,呸了追在后面的壮汉一口唾沫,大喊道,“冷哥我来啦!”


然后他就像飞天猪一样,跳了下来。


“喂!慢着!”冷锋吓了一跳,赶着过去救王胖子,没把组织X的首领当回事。


王胖子沉重的身躯砸下来,朝着组织X一干人等直接砸去,下面的人全成了王胖子的垫板,纷纷被迫承受自由落体的巨大冲力,全部被撞倒在地。


首领看着冷锋的背影,伸手入怀中——


王胖子这时爬起来,抬头就见到冷锋身后的组织X首领举起了枪。


“小心!!”


王胖子的“小”字才刚说出,冷锋就已醒觉。


他立马卧倒,子弹就打在方才就地滚过的地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到自己的越野车旁,用车门作掩体。


所有火力立时对准越野车,双胞胎之一架起重机枪砰砰砰狂扫,车身变成一片蜂窝,轮胎噗地被打爆!


冷锋一开始就没想着用越野车逃跑,他用车身做遮挡,爬到路边一架侧三轮摩托车,呼唤王胖子赶快过来。


王胖子刚坐上侧边位,侧三轮摩托车顿时重重坠往他那边去,两个人差点侧翻倒地。


在这种一鼓作气的作战行动,冷锋几乎被他搞到岔气,王胖子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冷锋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脚踩着地面发力。侧三轮摩托终于发动,惊险之中躲开追在屁股的子弹。


那女人还想用重机枪继续打,组织X首领一巴打过去,“愚蠢!王博士是美国佬要的人,你想打死他吗!”


“给我追!用坦克追上去。我就不信那个男人会不怕坦克!”



******



一辆T-90坦克发动起来,紧紧在后面追着冷锋。


坦克一路辗压别的汽车,把之压成废铁,汽车报警铃呜呜作响,狂叫不休。


冷锋急停,他那边的轮子悬空起来,整个人被抬起。他调转车头,重新开启发动机,猛力坐下,侧三轮摩托再次跑起来。硬是换了一个方向,与T-90坦克形成平行线平行线上。


坦克再次摆正方向,似乎是不撞到他们不方休。以T-90时速,三轮摩托在它面前秀技术纯粹是在玩死,更别说多坐一个人的侧三轮摩托车。


冷锋不断急停急转,甚至以单边车轮行驶,和坦克不断对峙。


继续和T-90死磕不是办法,冷锋开始把车子往河里开。西西伯利亚冬天非常寒冷,这时的河水已经结上厚厚的冰层,T-90稳稳驶过。


冷锋就着三轮摩托,不断带着坦克在冰上绕圈,冰层被摩擦得越发显白。


终于,喀嚓一声,河上的冰面裂了一条细细的缝隙。


然后,裂缝以非常快的速度向T-90方向延伸,不断向两边扩大。


整块冰层裂了。


坦克快速向下沉,里面的人惊叫着爬出来。


冷锋开着侧三轮摩托,安然遁走。



******



俄罗斯的道路建得非常宽敞,相当空旷,冷锋开着侧三轮摩托,目视前方。


“说吧,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被追击?”


此时此刻,冷锋已经完全确定了组织X的目标对象正是王胖子。一个生物研究员为什么能得到恐怖组织的注意?


冷锋又问:“你和组织X是怎么扯上关系?”


“啊?”王胖子不明所以。


冷锋侧头审视他一眼,王胖子这人他是知道的,平时大大咧咧,怕死又冲动,要他做出卖|国家或者别人的事是决计不肯。


冷锋干脆告诉他刚才那帮人是改名换姓的分裂组织。“胖子,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冷锋皱眉道。


“什么!?”王胖子惊叫,他这下坐不住了。


“你说出来,我也好帮着你。你不说,那我只能……”


“欸,别别别!”王胖子立即制住他话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冷哥,你知道,”王胖子小心舔了一下唇,“我是一个科学研究者……”


“嗯。”


“作为一个搞科学的人最重要的是好奇心和旺盛的求知欲……”


“嗯。”


“所以我把永久冻土层的史前巨病毒给复活了。”


“什么!?”


“我把永久冻土层的史前巨病毒给复活了……”王胖子看着冷锋的脸色,越说越小声。


冷锋瞪了他一眼:“还有呢?”


“我用病毒去感染小白鼠,小白鼠的肌肉能量增强了五到十倍……”


“你想,我是主要研究是成瘾症的,所有实验都是为了治疗成瘾症……”王胖子小心翼翼道,“受感染的小白鼠反而变得对药品更加依赖,我把实验终止了。后来我发现……”


“公司把巨病毒用到灵长动物的实验当中,猴子除了表现对药品的巨大依赖还接受一定的暗示行为操作。”王胖子终于一口气把话说清楚。


冷锋把他的话思索一番,忽然问:“你的意思是人能直接控制猴子的行为,不用经过训练?”


“……可以这么说。”王胖子苦着脸回答。他看了那个实验报告,感染了巨病毒的猴子的脑电波更常处于a波状态,如果给猴子播放一段视频,猴子大脑中的前区皮质、后顶叶、颞叶和脑岛处会发生兴奋反应,很快模仿出视频中的行为。


冷锋这下明了,这种谁都能催眠暗示别人行为的黑技术,搁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随便暴露出来,恐怖组织有了这什么病毒制剂只怕更加猖狂。王胖子真是……踩了狗屎运,难怪会被穷追不舍。


“听着,我会把你先送去大使馆,那是属于国家的主权范围,没有谁敢轻易侵犯中国的主权。你在那里会安全许多,到时候我们再等上面的安排。”冷锋很快在脑中把事端和形势理顺一遍,安排好行动,当下决定前往圣彼得堡,把组织X在西西伯利亚的活动亦告知中国大使馆。


冷锋又说:“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好一次性说出来。”


“没有了,我已经离开那个公司很久了,其它什么都不知道。”王胖子讨好地问冷锋,准备把全幅身家性命都寄托在冷锋身上,“冷哥,您之前……是哪个部队啊?”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南战区、特种作战旅战狼中队——冷锋!”冷锋瞥了他一眼,声音依然铿锵响亮,阳光在他冷硬的侧脸映照出一道金边,如火一般绚丽。


“冷哥,我家里上有老母亲和一个哥哥,下有一条巴哥狗,他们都等着我回去过年呐。”王胖子惨兮兮地扮着可怜,“哥,冷大爷。我都叫你这么久了,你要罩着我啊。”


“去你的,感情你是早有预谋了啊。”冷锋没好气瞪了等王胖子,却拿出手机来拨电话给老板。


“十三叔,我想跟你请三天假。”


电话中是一个浑厚的中年男人声音,“有什么事?除了追老婆其它都不给批。”


冷锋笑笑,道:“就是朋友遇上了点麻烦,我想把他送去大使馆保护起来。”


“行啊,你这小子,我们中国人最讲究的就是义气。十三叔挺你!”他又问:“要不要叫上一班兄弟帮你?”


这时道路上出现了数辆装甲车。


冷锋眼睛闪了闪,眸光亮厉,道:“暂时不需要。叔,我现在有点事,先不说了。”


冷锋挂掉电话,把侧三轮摩托靠边驾驶。坦克装甲车之类虽不常见,但仍会出现在俄罗斯的道路上,现在还不能肯定会是追击他们的人,冷锋把道路位置让出来算是展示友好。


装甲车平稳开上来,冷锋一见里面坐着的人,猛地把方向一转把侧三轮摩托车整架车转了几近60°,轮胎当场在地面铲出一道白痕发出兹的刺耳声响。


数辆装甲车把他们围了起来,四面八方,无一可退。冷锋强行催动侧三轮摩托加速,摩托呼呼低吼了几声,没走多远,彻底熄火。


老爹从装甲车走下来,带着笑容,甚至带着一点嘲弄的意味,他颇有礼节地朝冷锋点头。


冷锋眼睛闪了闪,电光火石间,想起他坐在雇佣军头子身上殴打这人的一幕。


老爹笑笑,很好心地为冷锋解释,“最新的定位追踪设备,GSM模块,接收卫星信号。”言下之意就是定位、追踪、和监听,一个也没少。


王胖子完全不知所措。


冷锋安慰他,“没事,别慌。”


他或许可以从这一的包围圈逃出去,但他保证不了王胖子的安全。冷锋定定看了老爹一眼,彻底冷静下来,主动放下防御,“去哪儿?”


老爹对冷锋的识时务非常满意,轻轻呵出一口气,“放心,我和莱姆生物制约企业没有合同关系。”


他愉悦地亲自打开车门,伸出手掌邀请。


“请。”





Tbc




————————————————

1、棕熊,嗅觉极佳,比猎犬强,视力也很好,杂食性动物。西伯利亚棕熊正常体长在1.5米~2.6米,直立身高约2米,雄性体重最重能接近800公斤。

2、“我是你爸爸”歌词出自京哥一期真人秀节目,对自己老婆“浪漫”一曲《出发吧爱情》

3、α波是其中一种基本脑电波,即所谓的潜意识状态


评论(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