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原作者 NeeNeeChan

级别 NC17

原文链接 http://restrictedsection.org/file.php?file=7117

弃权声明:This story is based on characters and situations created and owned by JK Rowling, various publishers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Bloomsbury Books, Scholastic Books and Raincoast Books, and Warner Bros., Inc. No money is being made and no copyright or trademark infringement is intended. 
配对:Draco/Harry (互攻)
分类:部份架空、完结, 剧情/虐, 初夜,战争提及

大纲:在Draco的角度去看待他从小接受的纯巫师血统教育还有他和Harry的关系…………忽略混血王子结局和所有DH内容. 

(注:该网站已关闭,并且原作者退圈已久。这文还有一篇姐妹篇《Gold and Green》,是Harry角度的文,剧情不太记得,印象只有Harry经常披着隐形衣去偷窥Draco。)




————————————————————

他以奇怪的姿势半蜷在我脚边,思绪马上凑效地(或许不)想到了他跪在我面前的景象。即使全身被束缚着,他仍狠狠地瞪视着,而我要压下一阵情动。我必须展示出冷静, 让他知道他在我的支配之下。看着他拘束不安是很有趣, 即使他被全身束缚着, 即使那仅仅显示在他眼中。

“……不过既然我在这里捉到了你……”

不单单是暗示,而我也不打算说出来,然后我突然感到愤怒.白痴Potter, 又再让我失去控制。干脆利落地狠狠跺了一脚,似乎是踢断了Potter的鼻子,然后我离开大踏步走出包厢,确信我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总之,如果没有Potter走来走去, 他怎会入侵我大脑? 很显然我忘记了那漫长的暑期, 没Potter在旁却充塞着过量幻想的日子。

不管怎样说, 那没有效。他中途出现在欢迎会中, 血迹斑斑而且头发凌乱但整体上还好。所以是有人在火车返回前发现了他。如果我发现是谁……

学年过得……乏味, 个人认为,尽管内心深处的恐慌持续攀升。我没有太大食欲而且也没尝试去进食。如果我够幸运的话能够死在任务完成前。我也没有频繁地外出, 镜子反射出我外观, 一直都苍白的皮肤,现在更显得病态, 我的眼睛和面颊略略凹陷, 肋骨和臀骨甚至连手腕, 都尖锐地突出。我也减少了和朋友相处的时间, 我知道部份人感到担心, 不过我以招牌的冷笑, 高傲地打发了他们, 宣称我有重要的任务忙着要处理。的确是。不过仅是偶尔时间。大部份时间我独自呆在有求必应室, 盯着破损的消失柜想着我应该怎么做。如果我有努力,说不定在几天,最多一两个星期我就能修理好。

但我没有.我只是坐着和盯着看.

我的学科成绩开始下滑, 但是我没有花太多精力去拉高分数。我会在学年结束的时候死去----学校又算什麽? 甚至是我做得最好的魔药学, 我也没去操心自己是否第一名。总之,在我不在乎自己成绩的日子里, 其实我还为他的魔药进行得不错感到高兴。至少今年没有了Snape教授徘徊在他周遭, 他能更容易地制造出魔药。

说到Severus,我全年怪异地以冷酷的姿态对待他。他一直尝试打听我在做什麽, 如果我出现了什麽问题, 诸如此类, 如此这般, 我一次又一次的断然拒绝他。而且以不成熟, 或者以不庄重的方式拒绝。实际上,我挺幼稚地对待这件事, 一度指责他, 我相信他是想窃取我的荣耀。荣耀。哈!真是个笑话。

我开始花费更多的时间在有求必应屋, 但实质上用在处理消失柜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任务进展实际是停滞了。取而代之, 我将时间放在了反省自己的生命,而它是一团糟糕。我的家庭随着黑君主两年前的回归而拆散, 父亲开始疏离母亲和我。然后他被送到Azkaban, 监禁令他有了一定的改变,尽管只是短时间。我的母亲, 曾经活跃在社交聚会而且精力充沛, 变得苍白和憔悴。我不太关心这些转变, 无论是谁的转。最重要的是我厌恶我们被要求向那怪物鞠躬。我们, Malfoy家族, 最古老及最富有的纯血统巫师家族之一, 傻兮兮地献媚……向那东西。完全不合情理. 那与我们所坚持的一切,我从小就被灌输的,作为一名上层贵族的精英的骄傲相违背。我们为什么要向黑君主鞠躬致敬?

我厌恶我的家庭被那种方式拆散, 但那没有一直影响我。毕竟, 我只在学院放假的时候见到我父母。不管怎说, 在学院的人们, 更值得注意。

而更使人心烦意乱的是我知道自己应该被责备。没有必要的义务要如此这样做.不过我仍一个个学院, 从第一年开始, 列出每个我诋毁过的人.结果更使我消沉。每一个与我同年的人, 超过了半数的学生都被我诋毁过。而且大部份人不止一次。

只是因为我处于糟糕的心情而且希望令自己感觉更加悲惨, 我试着数出那些受害者们被侮辱或伤害的次数。然而我无法回忆起。有够彻底的----我不能记起我有多少次取笑Weasley家庭的经济状况, 或是Granger的血统地位, 又或是在每一节课上讽刺Longbottom的草药学拯救了其他学科糟透的成绩, 又或是几乎在每顿进餐时羞辱Crabbed和Goyle不懈地朝着吃出超过他们体重的方向发展, 有多少次我告诉Pansy她是个无法容忍的荡妇(虽然我满怀疑她喜欢这个评价), 或者又多频繁侮辱了同伴的智力和/或家系, 高尚的采取了无差别待遇政策, 侮辱了所有学院的人, 所有经济状况, 以及所有血统地位。

不可思议地, 我的确感到一些愧疚, 但远远少于我所期待的。即使这样, 我仍无意识地为我的所作所为捏造借口。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让我难受, 加重我的痛苦而不是他们的。无疑那不怎么有效。

手指无意识地卷曲起, 脑海中快速出现过去那些糟糕的回忆。难道没有东西能充分感染我?

一副画像出现在我眼前然后我坚决地关紧脑闸。不。我不要想它, 不可能想到他。有个声音在我脑中讥讽着, 我发现自己完全同意那声音。很明显, 我并不是我所认为的那么不想要。我最讨厌那些说空话的人, 他们只会说出想要什麽或是想做什麽却从不当真。而现在我却变成他们之中的一员。

我扭开脑闸, 决定不要做那种人渣。

Oh.

我猜我是有原因拒绝去想起他,拒绝去细想对他做过的错事.大概是某些自我保护机制或者其他,总有一些好理由.有趣的是没有情感阻碍在那儿,我能清楚记得我们之间斗争的每一句话,走在拥挤的大厅里或是在地窖深处中安静的魔药课室上的每一次瞪视,还有在今年我发现他每一次都带着某种关心的神情注视着我,然后当他意识到我发现了他的时候飞快地移开了眼睛.

于是我又再次偏离了主线.做这样的回想是爲了作一个精神上的赎罪,而不是让自己受感动去猜想他其实是关心自己的,即使是那么一点点.我甩头不再胡思乱想返回原来的初衷.

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从房间出来,惊讶地看到太阳已经沉落在西面地平线下.已是傍晚了,所有学生都应该聚集在大厅,席间笑谈年中重复了成千次的话题,因为他们能够侥幸的活那么长.我绕过大堂,选择了在靠近主楼寒冷偏僻的地方坐下,隔着花俏的晚餐偷偷看Harry跟朋友说笑.这对他来说挺好的.他本会被黑君主印记,但他已经逃脱了十五年,自黑君主回归后也成功逃脱两次.但是我不.

那一年的记忆我只记得很少.全年我几乎在担忧和认命之中度过.此外,内心严酷的挣扎着我将要做的事.我宁愿去跟一只炸尾螺交配也一点儿都不想杀死Dumbledore,但我也不希望自己的父母被杀死.我不那么关心自己的性命,只要他们能够活着.我意思是,我更喜欢活长一点而不是只有十六岁,不过那显然不可能发生……唉.

不管怎么说,有三件事我记得很清楚.第一件发生在我很糟糕的那段日子.我多半要去Dumbledore那里看看他能否做些什麽,但这个重要的决定给了我很大的压力.我要崩溃了,往日的沉着与冷静不再,裂成一片片,不断陨落——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离我而去。

我喜欢上跑到永久失修的女盥洗室溜达,和那里的鬼魂聊天。有什麽不好?她坦白的对我承认,她几乎没和谁说过话;其他鬼魂不会走近她,只除了皮皮鬼,不过屁屁鬼只爲了嘲弄她。大部份学生都不知道她的存在。曾经有三名学生来过看她,她说道,但是他们没再这么做了。无情的王八蛋。我知道孤独的感觉,那一点儿都不好玩。我认为有我对她说话蛮好的,同时我可以对她说出压在我身上的所有事。

但是那天,没像往常那样,完全没有料想到讨厌的而且是骇人的事发生了:Harry走了进来。

那天我受到极大的压力,最终失声痛哭出来,非常戏剧性的演绎。我告诉桃金娘所有事,关于我实质上并不拥有朋友,关于我的任务还有一直高筑的压力,变得越来越糟,不断挤压着我,每一天。我告诉她令人困扰的我对Harry的痴迷,包括我的梦和我一直注视他,包括几个月来我梦见自己在干他然后现在的梦变成幻想自己在亲吻他,想象被他拥抱和安全的被搂在他强壮臂弯之中是怎样的感觉。然后回到关于黑君主和对我父母性命的担忧。

在那一刻我抬起头,看到了Harry出现在镜中。我恐慌了。他听到了几多?他现在知道了我的秘密,那可鄙的妄想了吗?他会在大厅中,当着所有学生的面取笑和蔑视我吗?我转过身,举起魔杖对他施了拷问咒.我不知道爲什麽我要这样做.我不想伤害他.我只是惊慌了,害怕他听到太多.

不过没关系,因为我永远没有说完第一个音节.一阵闪烁,Harry的魔杖出现在他手里,他口中念念有词,咒语可怖地熟悉.我震惊了.我永远无法想象那个Harry,最友好的人之一(唉,通常这对象不会是我),奇迹般的存在,会使用如此一个魔咒,即使是他所厌恶的.魔咒击倒了我,我的手徒劳地抬起试图遏制血液涌出.神锋无影可是致命的.

花了一秒钟时间接受事实.这个魔咒是致命的.我会死.

我放弃了一切努力.



(Tbc)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