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原作者 NeeNeeChan

级别 NC17

原文链接 http://restrictedsection.org/file.php?file=7117

弃权声明:This story is based on characters and situations created and owned by JK Rowling, various publishers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Bloomsbury Books, Scholastic Books and Raincoast Books, and Warner Bros., Inc. No money is being made and no copyright or trademark infringement is intended. 
配对:Draco/Harry (互攻)
分类:部份架空、完结, 剧情/虐, 初夜,战争提及

大纲:在Draco的角度去看待他从小接受的纯巫师血统教育还有他和Harry的关系…………忽略混血王子结局和所有DH内容. 

(注:该网站已关闭,并且原作者退圈已久。这文还有一篇姐妹篇《Gold and Green》,是Harry角度的文,剧情不太记得,印象只有Harry经常披着隐形衣去偷窥Draco。)



————————————————————

当我抬起头,感觉似乎已经过了千万年,但肯定只有几秒而已,想感谢他为我作出了重要的决定时, Harry仍然呆站在那里,刚好站在门口,看起来受到冲击而且带着一丝惊骇.奇怪地,在那一刻,我想让他放心.我的嘴唇张了张,但是说不出声音.这时,Harry跪在我旁边,看起来惊慌失措,他试图弄清怎么逆转他造成的伤害.我挣扎着,即使很无力,不要他的帮助,不想要任何人的帮助,但他执意坚持,不断的哆嗦着和对我道歉.

他的止血救助做得很差,有那么清晰的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最终会死。但是没有,Snape的出现毁灭了我的想法,他突然出现在门口推开Harry,立即对最严重的伤口施展治疗。遗憾的是他做得比Harry好得多。Snape怒视那个吓僵了的Gryffindor,将我带离房间。

Harry看起来糟透了,我知道他会有一长时间谴责自己。我想让他知道我很好并且我没准备怪罪他,所以他也不应该这么内疚,但是我仍未能说话。我快速瞥了他一眼希望他能了解我的意思,但我已经清醒并且能走能跑的情况似乎未能让他安心。他就这么呆站着,用惊恐的表情望着Snape和我离开。傻瓜Gryffindor。

接下来几个星期我在治疗室度过。并非因为受伤。Madame Pomfrey只花几秒钟就治好了而且详细说明了如何使用一只乳霜来预防疤痕。我用了——但只对脸上和大部份的割伤。我留下了一道疤,最深的一道,在我胸口上,位置中间有少少偏左,几乎直接附于我心脏上面。我想将它作为一个提醒。如果我知道那道伤疤曾几何时亦作为Harry的提醒,相较于我的更让他痛苦。也许我做得有点过分了。

无论治疗是多么迅速,Madame Pomfrey仍决议要我留医。整整两个星期。原由是什麽我过度瘦削和营养不良。整段治疗期间她一直不停地发出啧啧声对我表示不满,摇头唠叨着现在的少年真不可靠,居然在乎Quiddich更多于他们自身的健康。说的是什麽话。

我曾有表明过我讨厌医疗翼吗?哦,我的确讨厌。这里太……开放了。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走进来看到你躺在那儿,如果万一你在睡觉……噢,谁知道会发生什麽意外?

而且,无论谁躺在医疗翼都不会觉得愉快。那儿总是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什麽恶心气味的都有,健康的人也能熏成病人。 

既然我在留院,你不可能期待我继续进行消失柜的工作。看在梅林的份上,我呆在见鬼的医疗翼。和Madame Pomfrey一起。你不可能半夜溜出去。你没机会。我发誓,她肯定有超能力可以探测到她的病人有什麽歪念。我不是在抱怨。我真的不想对付消失柜。医疗翼给予了时间我去思考。最后的两个星期里,我作出了决定。

那一刻我御下了重担,终于没有了负担。于是我直接去找Dumbledore。他办公室门口的怪兽很奇怪地没有阻碍我。虽然此前我不认为自己能完成任务,但是当然,我有研究过那对怪兽,我敢保证那东西是要有类似口令的暗语才允许放行。但今次它只是瞥了我一眼就跳到一边去。楼梯最上面的门是关着的,所以我短促地敲了一下门,然后等待。仅仅只是展示所谓的礼仪。一个声音召唤我进入,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Dumbledore独自坐在桌子后,神色安详。“啊,是Mr. Malfoy。我更宁愿现在与你见面。”他眨眨眼仿佛暗示什麽。真诡异。

如同他能看出我的想法,我发出声音前,他继续道,“因为门口的怪兽直接退开不要求口令,那么我相当确定来访者就是你。你会惊讶于人们认为无人认真听时所说出的胡言乱语。我或许有杰出的才智,但没有人——没有一个人——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就像我所说的,我几乎完全确定是你,但人不可能百分百正确。”

我肯定看起来迷茫极了,因为他对我微笑,双眼示好地眨了眨。“请坐,Mr.Malfoy。现在说正题,你来找我有什麽事吗?”

我坐在了他施展出来的椅子上,张口准备说话,然而却突然说不出任何词语。所有我拟定好的演说,经过我深思熟虑和精巧设计的优雅言辞,全部抛弃了我。我一生之中未曾有过张口无言的时候,那不是个愉快的经历。在此期间那老者只是坐着,安详地望着我微笑,等待我的话。

“他诅咒了我。”。呃。那不是我想说的。

Dumbledore发出叹息,那道微笑不见了。“是的,一个令人遗憾的意外,但不是这次拜访的目的。”

他是对的。我再次张口,这次能够说出来,尽管不如我期待中的流利,但至少连贯。我告诉他所有我还有印象的事,以及所有细节包括我完成任务后将成为黑君主的心腹,而Dumbledore只是闭眼坐着,仅点头或者皱眉又或是露出些许的笑意。当我将所有事都说完后,他无声地坐着沉思。过了冗长的一段时间后,他张开眼,直视着我,然后微笑。

“我想出了一个方法。”

接着他概述出他的计划,即使是我也必须承认它令人印象深刻。母亲可在近日搬出庄园并且接受凤凰令的保护。可能她一开始不习惯,但凤凰令的成员以Black的房子作司令部,所以过了一阵子之后她也许会适应的。给予父亲提供避难所,但他接受的可能性不大。他肯定不愿意,如果他接受了提供给他的避难所,那么等于他向母亲和凤凰令妥协。我将继续留在Hogwarts,在Dumbledore和Snape的保护之下。



(Tbc)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