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原作者 NeeNeeChan

级别 NC17

原文链接 http://restrictedsection.org/file.php?file=7117

弃权声明:This story is based on characters and situations created and owned by JK Rowling, various publishers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Bloomsbury Books, Scholastic Books and Raincoast Books, and Warner Bros., Inc. No money is being made and no copyright or trademark infringement is intended. 
配对:Draco/Harry (互攻)
分类:部份架空、完结, 剧情/虐, 初夜,战争提及

大纲:在Draco的角度去看待他从小接受的纯巫师血统教育还有他和Harry的关系…………忽略混血王子结局和所有DH内容. 

(注:该网站已关闭,并且原作者退圈已久。这文还有一篇姐妹篇《Gold and Green》,是Harry角度的文,剧情不太记得,印象只有Harry经常披着隐形衣去偷窥Draco。)





(Draco的确对Harry有占有欲,他仅仅觉得那只是占有欲没有其它别的深意。接下来的几章内容,他会开始思考,那过程可能不是你们喜欢看到的那种,但就以Draco严谨的斯莱特林头脑,科学实验是以收集证据检验假设,排除不可能最终得到唯一结果。)


————————————————————————

我叹了口气,消隐去唇边的微笑,我意识到我不能就这样躺在这里一直拥抱他到永远,我也不能抱他在怀一起陷入睡梦之中而他醒来会在我身边,更加亲昵。我也不能在早晨醒来就见到他明亮的绿眼而他会给我一个惺忪而温柔的微笑。

我沉浸在这美好的想象一阵子,再次叹了一口气从四肢纠缠的拥抱中挪开。“尽管我觉得我们这个样子不错,波特,不过我不认为其他斯莱特林在这里发现了我们会感到高兴。”我对自己还能保有我独有的语气语调感到骄傲。谁也不会发现我刚才那些荒谬伤感的想法。

他眨了眨眼,我觉得在那瞬间他看起来很伤心,但我肯定猜错了,因为他马上转身捉起了他的魔杖,我寻找大家的衣物时他念咒让床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裤子就在原本摆着的位置,我没管它,我把我们用过的乳液瓶子放回应在的地方,我转过来望着Harry。他仍在找他的衣服,好吧只是没穿上的那些。他已经穿上了裤子,虽然还未扣好,他的衬衣也只是披在肩上。我发现了一只显然不是我的袜子在远处一个角落,我猜那是他的,我走前一步准备过去捡起它。我的脚勾到了什么东西,幸运的是这时Harry看到了袜子走过去,所以我不怎么有仪态的磕绊他没发现。

我停下捡起绊到我的东西,另一只手下意识伸前去捉Harry的袍子,就离我几英尺的位置。那件银色的袍子很轻柔,从我手中滑过。我用它包着自己的手臂,居然发现我手臂消失了。所以Harry的确拥有一件隐形衣,不是么?这就解释了许多。一只手伸过来进入我的视线中,但我只是下意识抱紧了袍子,仍在研究它。噢,这可实在完美。无可限制。

Harry开始不安地挪动身子,我把袍子递回给他,想着我们能利用隐形衣做的各种各样的事,我浮起了一丝微笑。不是说我会计划利用隐形衣跑去看他。今天只是绝无仅有的例外而已。

噢,谁说我在开玩笑?从他离开更衣间之后,我惊恐地发现我居然咧嘴着大大地笑。咧着嘴笑。我才不咧嘴笑。我只会假笑,或者讥笑,或者冷笑,又或者偶尔有可能微笑一下,但是无论怎么样我绝不会露出恶心又粗鲁不雅地咧嘴笑。

但那是事实,我咧嘴笑了。

我在更衣间呆了一段时间才溜出去返回地窖。挥手驱走了Crabbe 和Goyle,又摆脱了Pansy的紧抱,我就上床就寝了。这是非常早的时间,还未到晚餐时间。我需要想一些事,何况我并不饿。

在星期六下午这个时候的宿舍都没有人在,我对此感激。我穿着衣服躺下来,落下窗帘,回想起之前的事,在更衣间的浴室中发生的一切。

我觉得很不错。当然我喜欢了,因为那人是Ha——好吧,Potter。我已经证实过了,好几次,我已经想干他很久了。拒绝他是很荒唐的事,尤其在那个时候我是被他邀请,我可以满足我长久以来的性幻想。

只是我不由自主地取悦他的行为令我有点懊恼。确切说,是我居然没觉得那是件麻烦事。反而,我享受着整个过程,特别是我愿意给他口。的确令人烦扰。我试图告诉自己我只是让他别一直绷紧着放松下来,但事实是我连想都没想过我就直接做了,我感到口中的热度之后才找到了这个理由。

我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将脸埋在枕头中。越想越混乱了。真操蛋。

过了没多久,我还想着设计一个实验,有人走进来房间,大步走来我的床,猛拽开床帘。我翻身去看看是谁敢打扰我思考。是Blaise,温和地告诉我到时间吃晚餐了。短暂地考虑了一下耍脾气不离开宿舍,不过那样做太幼稚了。所以我叹着气从床上起来,花了一些时间整理我衣服和头发,然后走在Blaise前,他摆出姿势打开门,低声咕哝着听起来是“女士优先”之类的话。我翻了眼白眼。蠢货。

过了晚餐,我设想好细节最后确定了我的计划。我需要知道我是仅仅喜欢做口交,还是因为那是Harry。我不知道哪个更糟糕。咳,那不可能是因为Potter,那不合逻辑,而且我拒绝自己深入思考其中的含义。我只需要习惯这个事实,我喜欢口交。我觉得就是这样没错,但是我需要证据。

晚餐之后回到公共室,我将Blaise拉到一边。在安静无人的宿舍里,我强迫他发了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然后解释了我自己尴尬的困境和计划。我说完之后,他坐在那里完全不可置信地看着我。我奋力不移开视线,坚持和他对视。

他首先移开,眼神在房间中游离,最后他对上我的眼,然后他问,“你在开玩笑吧,对吗?”

我之前的费力解释只得了这么个问题,我想也没想就回应道,“没错,Blaise。我在开玩笑。正因为这样所以我让你发牢不可破的誓。”但是大错特错了。Blaise未能理解到我的挖苦,从他认识我这么久他这时应该挖苦回来。

我叹气,昂起头调整为懊悔的口吻,我知道这样他会想明白,“抱歉,这……对我来说是件很棘手的事。”我就知道他吃这套,他搞清情况了。当然他搞清了——那是关键。

他嘴唇停止了扭动蹦着做出一个微笑或者更糟糕的,充分的大笑。他一直在大笑,但是最后停了下来。

“这事你是认真的吗?”

我让自己看起来是稍稍受到冒犯的样子,“你见我在什么事上不认真?”

Blaise哼了哼,但是没有回话。安静了一会他摇着头叹气,“我不能相信我会说这个,不过,好吧。我会做。”

我点头,“谢谢你。”

在结果证实之前我不打算作进一步考虑,绝大部分原因是我更宁愿不去想,但任何有半个脑袋的人就会想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如果我要争取有年度低调之奖,虽然我不喜欢这个说法,但我肯定能拿到奖项。

但我出色严谨的头脑,一直令我在学习成绩十分了得的脑袋并不满意。万一是因为我认识Blaise太久我对他硬不起来怎么办?或者万一我只是喜好黑色乱糟糟的头发和绿眼睛而Blaise却没有?所以之后寻找到一个机会,我去了伦敦麻瓜世界的一间俱乐部,那里没有人能认出我,在一间休息室的隔间跟一个黑头发、绿眼睛的男人度过。即使这样,我为了科学实践,不遗余力。

但结果出来了,我还是硬不起来。不过我思绪没停下,也许原因是地点,或者一日的某个时间,或者是一个星期的某一天,又或者是一月的某一天,或者可能是因为我从玩Quidditch玩得太过兴奋还未冷静下来。有可能只是与月相有关。在接下来几个月我一一试验这些理论,偶尔也跟Harry碰面。好吧,我指的“偶尔”是当我想要了,在这段日子中,是一个星期某一两天,有时更频繁。

问题是,我的任何一个理论都不成立。不管对象换了多少个人,我所有实验尽数全都失败。然而,当我跟Harry碰面,我硬的发疼——尽管我知道无论我有口他还是没有,两者都没有差别,我依然非常兴奋。这部分程度安慰了我,好吧,其实并没有——因为这强调了Harry和其他人不一样。

暑假来临无疑解除了我的困境,我可以享受一个轻松自在的假期。我们互相见不到面,我指望着这距离有效。这给了我一定时间来看清我的思绪,搞清楚我的立场。

我是应该弄清楚的。




(Tbc)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