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原作者 NeeNeeChan

级别 NC17

原文链接 http://restrictedsection.org/file.php?file=7117

弃权声明:This story is based on characters and situations created and owned by JK Rowling, various publishers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Bloomsbury Books, Scholastic Books and Raincoast Books, and Warner Bros., Inc. No money is being made and no copyright or trademark infringement is intended. 
配对:Draco/Harry (互攻)
分类:部份架空、完结, 剧情/虐, 初夜,战争提及

大纲:在Draco的角度去看待他从小接受的纯巫师血统教育还有他和Harry的关系…………忽略混血王子结局和所有DH内容. 

(注:该网站已关闭,并且原作者退圈已久。这文还有一篇姐妹篇《Gold and Green》,是Harry角度的文,剧情不太记得,印象只有Harry经常披着隐形衣去偷窥Draco。)





前文提要:德拉科不知道自己对哈利究竟抱有什么样的感情。

————————————————————


一个星期过去,只是一个星期而已,我就已经极度想念他了,而且我开始担心他。想象一下,我居然担心Harry。听上去简直是荒谬。只是当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我可以每天都见到他,在课堂上或进餐的时候,又或者私下见面。我这里,梅林才知道在哪儿,离霍格华茨远得很,而离Harry度过他暑假的地方更是无数公里远,我没有办法看着他。他有可能会被杀死,或者被俘虏和折磨,或者任何类似的事件发生他身上。我试着安慰自己如果真的发生了那些事我会得知。Seversus成功扮演了他间谍的角色能得到各种消息,但那只是空虚的慰藉。或者全然不是安慰,显然如果Harry出事了我应该是和所有人一起庆祝,诸如此类的本能反应。我不知道我做不做得到,我一直被教导要掩饰我的思想或者感受。

因为我的确是有感觉。虽然我尽量假装表现出来的是完全不一样,但我确实是有感觉。这撕裂着我整个人。

我想得到它,远胜于任何事。我想要告诉他我对他的感觉,看着他微笑,想让他抱着我说他也有着同样的感情。我想要整个余生每一天醒来都能看到他的双眼。

但我知道我不能。如果我迷恋的关系确立了,这关系很可能会让我们送命。他们会利用我来威胁他,而且将我当成叛徒杀死,甚至我家庭也会受此连累。这个可能性我相信每时每刻都有可能发生。

我故意避开了主要的理由,因为考虑它实在令人痛苦——我们永远没可能确立关系。我注意到过去我们在一起的数个月里(虽然我们不是像我希望的那样真的在一起),都是我来安排我们见面的时间。我只收到他极少几次字条,这些我都存在在课本中,没人会想到看课本,即使有也被我施咒令它们看起来是空白羊皮纸。这事实似乎是我想要他更甚于他想要我,这不是令人愉悦的答案。我不喜欢依恋其他人,但他对我显然不是相同的依恋,这事实只更糟糕。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其实我的极度没有安全感。所以处于这个我想要的、但他却不需要的单方面关系中,让我感觉很艰难。

疑虑始终像瘟疫一般困扰着我,想着我是否在做正确的事,我能不能得到一个良好的结局,还有这段关系会或者有可能持续多久。我没能睡好,在整个暑假。

终于,时间的轮子滚到了九月我要回学校,整个暑假都在不由自主地担心Harry,没有收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但就像俗语所说,没消息便是好消息。所以第一件事我要做的当然就是在列车站台寻找他。但是我没见到他,现在我的担忧更甚了。

我履行我的年级长责任,威吓或压迫一年级的团队,恐吓对象主要取决于我预估他们有可能进入哪一间学院,我非同寻常地擅长这个。讥笑和嘲讽泛泛认识的熟人,从几个Slytherin同学中更新消息情况,不过全然心不在焉,我一直都在寻找着他。

最后在欢迎会上我看到了他的身影,我没想到我有多庆幸见到他。我几乎立即清醒过来。他没有被捉住和虐待,他无疑仍活着,但那不代表他仍然想要我。宴会过后总是沉闷的系列通告,
在楼梯经过他的时候我悄悄送了一张字条给他,有意无意轻轻拂过他的手,然后向着地窖的方向走去,回到我自己往年的宿舍。

那一晚我没有睡好。

第二天我持续处于持续紧张的状态之中,不时在看表校对时间,对此收到的含糊批评全都忽略不理会,直到我能离开这个地狱般的地方。事实上,我渐渐开始喜欢霍格华茨,尤其是现在黄金三人组没再使我的生活变得糟糕透顶。我思索了一下,他们的关系似乎没像他们过去的那样亲密了。Wealey和Granger花了一部分时间在一起,而Harry则常常独自一个人。或者是和我在一起。我是唯一陪伴他的那个,这是非常令人愉悦的认知,我是几乎独自了他所有私人时间,不过在另一方面这很糟糕。我知道他有多重视他朋友,离开他的朋友们显然会令他痛苦。

当然绝大部分归咎于他的问题。他自己选择了单独一个人。他很久之前就已经从他朋友们中脱离,但令我烦扰的是他甚至准备开始从我身边离开。他现在更宁愿我从背后要他,而且每一次做完他离开得更迅速,眼睛不再看我。那就是问题。他几乎不再对上我的眼睛,这让我开始感到担心。

我用从庄园带来的一些古书来打发晚上的时间,时间过得飞快,我仔细浏览着一副公元270年发明的魔药,这魔药没多久就被宣布为违法。Adaugeo Doleus药剂喝下去後就能完美呈现钻心咒的效果,这是钻心咒的前任。没有一词一句来描述如何制作,但这段历史颇有趣。这些缺失的信息居然没能惹恼我,不是为了知识的渴求,而是因为我不能将此用在Potter身上。

时间真是容易令人改变!现在,当然了,我已经不再想看到他受伤,但以前的我却是会对此感到光荣,感到十分欣喜,甚至可能是造成他受伤的主因。那时我还真是个长不大的小孩,现在回想起来,我过去的美好时光都是作为一个心胸狭隘和固执自我的人度过。

当然我仍是其他人口中的“那些东西”。我没改变太多。但是现在我不再只关心我自己一个人。我内心的一部分关于只迷恋于自己的部分转变了,每每随着时间推移而改变一小部分直至那完全空出一个位置。不是真的空出来,永远没有。只是每一点我的“自我”移走,就会有每一点属于Harry的部分替换入来进驻在我的内心,准备占据一个良好的位置甚至,虽然这想法令我内心完全不舒坦但我得承认,甚至可能永久定居下来。

一道红光吸引了我的视线,我注意到了,十分惊讶。那是我一半小时设立我应该要去有求必应室的提醒。我是十分敏感的浅眠者,寻常的响铃声噪音太大很令人心烦。

我走上第七层的时候大厅非常安静,我只遇上了一个年级长,他正在进行大厅最后的巡查,碰见的时候对我简单点了点头。看到了?这就是成为一个年级长的好处。

第七层楼的走廊安静得恐怖怪异,我以迅速稳健的步伐前进,紧张不安地在每一个转身时扫视身后。有求必应屋的门打开后我匆忙进去,松了一口气后,在房间里转过来,走过去,狠狠地想让屋子变出某些家具陈设,但房间依然坚持最初那样子,我的努力没什么用。

完全可料想到我怎么度过剩下的时间,我一直等到了非常晚的时候。Harry准点出现,跟平常一样,我们没有聊天说话(“还要”“拜托”还有“大力一点”这些不叫做对话),而且Harry不出所料是咬着满口枕头乞求着我,他总是会那样对我乞求。咳,只有当给了他枕头的时候。

这次结束以后我们都喘着气来平稳呼吸,我抽了出来,等待他像往常一样离开,再次遗留我独自一人,但今天他没有这样做。不是没看我一眼就站起来匆忙穿起衣服,也不是迅速喃喃一句“再见”或者“晚安”,数月来他第一次转过身面对我,蜷缩着身体靠近我,紧紧用他的身体包着我。我惊讶地僵硬了,十分不自在,但我发现其实我不是很介意,我马上就放松下来。那事实上感觉……不错。我用手臂揽着他,脸埋在他的颈项,脸上带着微笑自然而然睡着了。

我不时醒过来检查时间。房间比我印象中更黑暗,而且冷了一点——很显然,壁炉的炉火已经熄灭。但好玩的是,只有我的背部觉得冷。晚上发生的事迅速被我忆起,我低下头,惊讶发现Harry仍在我怀里。他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十分……安和,他醒着的时候面部硬朗的线条和绷紧神情柔和了下来。我非常非常希望我能留下来陪着他直到永远,或者至少我能等他慢慢醒来,但是我知道那是轻率鲁莽的举动。他可能不允许自己看到我这副样子。他很可能已经觉得我是个可怜鬼才继续这段关系,但这脆弱是他所容许的。万一他发现了我对他的感觉,比起我们单单互相发泄性欲更深沉的东西,他肯定会砍断我们的关系,剥夺走我唯一一点能拥有的东西。

我试着从他的牢牢紧抱中挣脱开,但他那么紧密地抱着我,我很难不弄醒他。我最终挣脱开来,只是推挤开他动作并不粗暴。我端详着他,查看他是否有醒过来的,但他还在熟睡,似乎没察觉到我的动作。

世界的命运都掌握在这个不摇动他就不会醒来的家伙手中。我们都要完蛋了。

我捡起我的衣服迅速穿上,知道他有可能就在下一刻醒来。日光开始从一扇我昨晚没注意到的窗户投射进来,我知道我是时候离开了,但即使我已经整理好衣着我仍站在床边,看着睡着的他。我是真的不想离开。

而那是最好的理由让我那么做。

所以我潦草写了一张字条,将它放在床边的一张小桌上,看到Harry终于意识到他失去了温暖的来源,然后将自己包到我之前躺过、还留着热度的毯子位置时,我微笑了一下,最后看了他一眼我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几个月我们还在见面,虽然不是一直都在有求必应室,每一次见面对我来说都足弥珍贵。其中一个夜晚尤为特别。那是在四月中旬,我给了他一张字条,要他带上他的隐形衣约在宵禁之后的大厅入口。他在那里等我了,然后我们花了几个小时在星空下愉快地做爱,在隐形衣下躲着整个世界。那夜晚十分神奇而不真实,我几乎要为那样的美丽而留下眼泪。几乎。并不是指我真的那么做了。


Tbc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