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重发,之前的被锁了。

题目:  A Blue-Eyed Lie
译名: 蓝眸的谎言

级别:NC17

原作者: spark_of_chaos
原文地址:http://spark-of-chaos.livejourna … thread=98961#t98961

作者弃权声明:  你真的觉得如果我拥有那些男孩,我会展示他们给其他人吗?*摇头*

授权书无限等待ORZ(作者应该已退圈)

综述: 到底到了何种程度,确切地说,能让一个男人用魔法来改变他自己,只爲了那么一刻得到那个人?到了留起长头发有着蓝色眼睛,圆屁股和……胸部的程度?

AN:
#1)  虔诚献给所有并非伪善而且是非狭隘的人
#2)  灵感来源于pornish_pixies关于性别转换的指定挑战
#3)  欢迎各类批评/意见和提议.

扫雷:性转,涉及女体情节(变身药水,有转回来)

————————————————

每当我们偶然在走廊碰到,我注视着他,就像一年级生们所说的那样,他和我追随者不断推撞着。在午餐时间和魔药课上,我瞪视他,因为那就是我们所做的,为能所涉足到的每一个领域斗争。我跟着他走进一间满是人的房间,部份出于单纯的习惯,另一部份则是想要见他。当我们在偏僻的角落冲对方尖声叫喊,当我们在争吵和博斗,我陷入了他眼中那水银色的深潭,它们旋转、扩胀、收缩、阴郁、发亮、放大;完美的展现了他所有感情,不管他自认为的自己有多沉着。

我能准确说出他在每一个瞬间的感受,只需让我看到他的面容。

当他生气的时候,他的嘴唇闭紧,鼻孔重重呼气,还有他的眼睛会变成难以置信的银色。当他疲倦的时候他眼睛半闭着,表情放松,唇线微弯下来。当他感到厌恶,声音是嘶嘶作响,他的面孔则扭曲出愤恨的神情。

当他即将把我狠狠诅咒,他的神情在发亮;我可以说出更多。然后他的脸会有少少发红,起伏着的胸膛,紧紧握着拳头,声音变得低沉且危险,眼神熊熊燃烧。

那是我看到过的所有情绪。偶然他在笑或者和他朋友交谈,或许那时他的眼神会变得平和和温柔,但是我从未能靠近亲眼目睹那些……他从不在我面前放松警惕。从来不。

但是我厌烦了。不是对他,因为他像一枚多面的钻石;你越在光线下转动,越多炫丽多彩的棱边对你微笑和眨眼……不,我厌烦了他高贵的面孔对我只露出那广为人知、惯常的表情。

我想要知道更多的他,去了解他的所有;我内心某处有个奇怪的、小小的需求缠着我要收藏他所有表情。一个可笑的冲动,我承认,但是对于我却是非常强烈。

某个晚上,不管怎样,那不寻常的动机在梦中泄露了,我喘着气醒过来。不是从什麽惯常的噩梦,而是从某幅即使紧闭着双眼,却仍非常生动的映在脑中。一个充满着白色肉欲的波涛、滑动,推撞,抽出,还有占有以及被占有的梦。

简言之,我不仅仅开始好奇他离开我的时候是怎么样,还有他在恣意放荡、纯粹放纵的激情之中挣扎是什麽表情。

另一场博斗,我再一次确定他的眼神,小心翼翼地默默记下他眼里燃烧着高温火焰的那些感情,那火焰烧焦了我的内心。他现在从我眼里看到什么?我问自己。他看到我的渴望吗?好奇?羞耻?或者只是他以为的怒火;怒火和憎恨?

我开始一直想着他,然后我发现我想要他——需要他——强烈到我愿意付出所有去试着得到他。

悲哀地,我知道他不会要我,因为他的傲慢,Malfoy,是直的——我想——个人认为,那么我要想个计划来伪装自己。

就像吃糖果一样简单,我必须说,这指出魔法教育的弊端。我找了一个Ravenclaw;漂亮,聪明而且有在Slytherin学院的好朋友,我从她身上取了根头发。你或许会觉得,在巫师世界人们都清楚自己的头发,皮肤,血液,唾液都可以用来对付他们,所以他们会更警惕。不过无论哪个DADA老师也只是以为她是不幸地跌倒。滑稽的是我没有造成任何麻烦就从她身上取得我的想要的了。

酿造一剂魔药是困难的,首先因为它本身就复杂,还有的原因就是我从未能成功瞒过Ron。

“什麽?”当他过来询问听到我的回答时,他惊叫道。我觉得他是震惊而不是厌恶,但不管怎样我执拗地抿着唇。又不是我要和他争女友,而且这是Draco他自己挑的啊,所以我没造成什麽麻烦,对吧?最后他妥协了,即使还有些疑惑,但仍承认这是我的决定。

“你没有对他……有什麽感觉吧,有吗?”他结结巴巴的问,我暗暗感到好笑。

“哦,我当然是有感觉,Ron……但不是你害怕的那种。我想要他,真的。无论付出什麽都愿意,但是,这么说太早了。”

这话使他安心下来,很有效,我清楚知道,因为我立即就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大笑。非常好。

我希望能好好地完成这剂魔药。

但那之后,我陷入了疑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然后有一天这问题很好地解决了。我偷听到,当然完全是意外,我选中的那个女孩和她的Slytherin男友安排了一个“读书约会”。现在不是我有意挖苦,但即使如此我也要说,如果他们没有像兔子那样纠缠在一起的话那么我就是圣人了。不论怎样,是星期六的夜晚,一个是人都清楚知道的日子—— Slytherins爲寻找对象……所举行的大型公开派对,自然不是什么普通的学院联谊会。

~*~

在九点左右我一口气喝下了准备好的魔药,这个时候足以让人们醉得忘记我可能犯的错误。

这感觉有点熟悉,如常的怪异,全身哆嗦着,魔法改变了我整个容貌。赤裸裸地站在宿舍中间,我看着自己的外形如何变得更矮小和轻盈,肌肉如何化为柔软的曲线,头发如何长长,指甲增长,胡渣子被平滑的肌肤代替,体毛消失……胸部奇异地耸起,凸出又具有曲线感,变得俏丽和敏感……阳物缩了进去,向内缩入为U形的柔软部位。

我喘了口气,为我现在所占据的身体这难以形容的感觉;意识到这根本不同于我以往的躯壳。

我神经质地用手穿插过黑色丝绸般的闪亮直发,柔软的手指沿着头发下落至颈脖。乳首似乎有些硬,好奇地绕着转圈,然后我向下摸去,经过一片平坦的腹部来到光秃秃诱人的地方。

当我伸出手碰到那花蕊时,整个身体仿佛像小银铃那样颤动,然后我对自己笑了起来。人们都以为Ravenclaw只懂学习。我蠕动了下细小完美修整过的脚趾头,拂去了脑中奇怪老土的想法。

我整理着装;一套全新、得体的内裤,胸罩和及膝长袜。走动时的感觉很奇怪,大腿经常滑着另一边,没有阳物,没有双球来填补那空间。

之后我悄悄走下地窖,仍旧试着习惯当“她”,走了一半路时我才想起我不知道这身体的名字。

叫Jill?还是Jane?或者Joan?我无助地想着。但就在入口——一幅虚构的挂毯前——有个男孩开着它对我微笑。

“Hello, Page.”

我愉快地给出回应,然后走了进去。

很好,是Page.

已经有点晚了,或许该有人来制止那些在吃吃傻笑的三年级生再饮任何酒精物品,否则的话他们就会开始制造麻烦。

在周围转转并不难;每个人都在笑还有大声说话。你会惊讶于人们突然记得你是谁,却在同时忘了所有关于你的事情。

不管怎样,我很容易就找到他所在。毕竟,在烛光下他头发的光泽不是这么容易就能错过……在银绿色交织的巨大房间里,我跟随着他移动,他的步伐随意充满自信,他的笑容惫懒却带着挑逗;态度如同一只光滑亮泽的大黑猫绕着聚在一起无助的猎物,在他们什麽都不知道的时候操控着游戏。我们的视线碰触了一次或者两次,我微笑向他回应,有礼且冷淡,然后不感兴趣地移开视线。我知道这是唯一他不能接受的事,有人对他完全不感兴趣。随后,不过是表现出他只是在这里的随便一个男孩,这样的举动对我来说不是什麽问题,而我相信游戏会如我所愿地进行。


http://pic.yupoo.com/taiboyue_v/FJjzKxMP/6xtD3.jpg


http://pic.yupoo.com/taiboyue_v/FJii5mgI/r3RBx.jpg




Fin

【喷火!最后一章的H译得我心力交瘁。
顺便解释一下,Harry是曾经打败佛地魔的人理所当然要和佛地魔对抗,而Draco的老爸是佛地魔心腹(不确定此时的Draco被标记了没有)。一旦开战,他们之间关系会令对方的处境更加危险。Harry担忧未来,Draco的建议是先把握现在能拥有对方的时间,战争开启后再作打算(及时行乐?)。所以呢,他们不可能将关系明朗化只能偷偷摸摸进行;再者结局也说了,Draco还是Draco,他不可能放过每一个能侮辱Harry的机会,或许就是Ron所指的因为想看脸红的Harry。XD~】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