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原作者 NeeNeeChan

级别 NC17

原文链接 http://restrictedsection.org/file.php?file=7117

弃权声明:This story is based on characters and situations created and owned by JK Rowling, various publishers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Bloomsbury Books, Scholastic Books and Raincoast Books, and Warner Bros., Inc. No money is being made and no copyright or trademark infringement is intended. 
配对:Draco/Harry (互攻)
分类:部份架空、完结, 剧情/虐, 初夜,战争提及

大纲:在Draco的角度去看待他从小接受的纯巫师血统教育还有他和Harry的关系…………忽略混血王子结局和所有DH内容. 

(注:该网站已关闭,并且原作者退圈已久。这文还有一篇姐妹篇《Gold and Green》,是Harry角度的文,剧情不太记得,印象只有Harry经常披着隐形衣去偷窥Draco。)




前文提要:德拉科对睡在他身边的哈利承认了自己对他的爱。但是他不能拥有他,所以德拉科做了一个决定。

————————————————————————


6月14日夜晚,我飞快穿过了球场,急切找到一处温暖的地方暖和起来。轻风带着些许冰冷在晚早晨间吹拂起,继而舒适地拂过午间,而后在太阳沉下地平线之后又变得寒冷刺骨。我走入空荡荡的更衣室,就如它所应该的,冷清无人。这很好。我走进其中一个淋浴间立即施了一道保暖咒,咒语马上起作用。我舒适地吁了一口气。

犹记起上一次我和哈利在这里的情景,还有那之后他再穿起那令人惊厥的邋遢衣服(虽然一部分原因是那衣服本来就不怎么整洁),我决定不能吧自己衣服弄到那么糟糕。我回到更衣室,将所有东西都存放到衣物柜。全放到在柜子中。

我还在恍恍惚惚,浴室花洒温热的水珠就已纷纷洒落,我马上感到了不自在。皱着眉降低了一定水温,诅咒自己的紧张情绪,完全忘记了身上还起效着保暖咒。

深呼吸放松。

再来一次。

几次以后我终于平静下来。

我用魔法变出了床,毫无疑问是我们过去一整年用过好几次的那一张,我甚至没打算改变款式,或更换另一张。为什么要呢?也许这东西一如既往地坚固硬实。而且在这个特别的日子,为了那特别的纪念,这张床应是最合适的了。我十分彷徨,他有可能会对此表现出喜欢,也可能会是完全忽略无视。

时间飞快流去,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早早就来到约定地点就是个错误。我空下太多时间,而每一分钟过去,我就感到愈加紧张。我不断看向床铺的位置,想到在那上面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更令我心神不定。

我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居然想出了这么一个点子甚至还向他寄送邀请?我做不了这个。不!不,不,不,不。绝对做不了。太荒唐了。我生来就是做上面的那个。而哈利喜欢当下面的那个人就已经很好了,至少他看起来似乎是很享受。为什么我还要破坏这么伟大的设定?

更重要的是,今晚是个特别的日子,万一他误解了我意思怎么办?操,他怎可以误解?但是我的行为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噢,梅林啊,他会推测出来!他可能已经发现了我想法,他一定感到生气了所以他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我将一切都搞砸了,今后他一定不会再答应跟我碰面了。我以后的日子有且仅有在跟学科相关的情况下才能见到他,然后我将痛苦一世。在我后半生当中持续懊悔我的人生有否能做过一件正确的事,还有为什么我要寄那张纸条,我会无时无刻在思忖自己如果没有寄出是否就能扭转局面。

巨大的爆炸声从半掩着的浴室门外传来,将我注意力从胡思乱想中拉回现实。门!没错。那声音绝对是打开外门的时候所发出的,或关闭,因为如此之类的原因而发出声音。我不知道为什么没人去修理,但我没时间花精神来考虑这事。我心脏的跳动顿了一下,然后我爬上床,姿态优雅地向后靠在枕头上,我花了好些心思将它们叠成有美感的形状。这时仍然寂静无声,我有那么一瞬怀疑自己刚才是幻听了,如果那人是Harry他肯定会看到开着的门然后直接冲入来。除非……

 不。不要去那里。

然后我不需要再担心了,因为哈利打开门走进了房间。看到了?我从不会犯错。他张着嘴巴,眼神有点呆,两手一味扯着他自己的衣服。我假笑了,脑中想到等下可以用那些衣物来玩各种不一样的游戏。那想法猛然冒了出来,然而但当他坚实的胸膛贴上来,纯粹的感官享受便马上取而代之,我们互相间摩挲温热的皮肤。他依过来吻我,我们舌头互相纠缠,他双手在我胸膛和腹部上下滑动,不断爱抚。梅林,我爱死他双手在我身上的感觉。他的手比我大一些,而且带着更多的老茧,但当他抚摸我的时候总是十分温柔,就像我是某种脆弱和珍贵的东西。我从没想到这会是我喜欢的感觉,但它就是。

亲吻一如既往地美好,但我想要得到更多。我中断了这个吻,满足和惋惜写在他眼神之中,还混杂着失望,但是很快这些情绪就在他眼中消失。我准备忽略掉它们,努力收拾好思绪适当地提出我的要求,但都被他双手的动作分散了注意力。我不得不抓住他双手然后挪开,然而却立即记挂它们放在我身躯上的感觉。

我花了一瞬来组织好自己,深呼吸下来镇定,然后开口道。

“Harry。在一年前的今天,你就在这个更衣间第一次勾搭我,而一年后我们再次在这里碰面再合适不过。”我发现我小心翼翼准备好的措辞,都被他左耳入右耳出了。他眼神完全空洞只是入迷地看着我的脸,抱着那呆滞的神情,表示着他完全心不在焉。见鬼去吧。

“总之,我之前从没有在下面的经验,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转换一下位置。当然了,假设你会希望我这么做。只当是我们周年纪念的特别礼物。”

 他眨眨眼,然后视线骤然聚焦,他的神情随之而恐慌起来。看到他绞尽了脑汁才做出这么一个反应,我十分艰难忍住了笑。他飞快回应了一句,“你脑子到底在想什么?”

 哦,这太搞笑了。他真的完全没留意到我的话。我很快将被逗趣的表情转为一个迷人的笑容,伸出手拍拍他的脸,带着“为什么你不过来亲自找出答案呢?”的暗示。

 



Tbc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