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级别:NC17

配对: 伏地魔 X 哈利

标签: Gothic/ Pure Evil/ Psychopath/ Wank/ Snakes

哥特风、纯粹邪恶、变态攻、手yin,蛇群

简介:

"你看,人性就像树上的苹果,只是轻轻一推,它就这样掉下来了。"

“不,你错了。你错了!”哈利望着镜子,反射的镜像中那翠绿色的眸色里掩藏着一点红。



—————————————————————————————



第一章、


他走在一条漫长而昏暗的走廊中,对紧锁的房门和死胡同视而不见,沉默的空气只回荡着一个孤单的脚步。他一路走下楼梯,穿过数条分岔道,目的明确而清晰。


最后,他停在一扇封闭的黑色大门前。


【打开它。】有个声音道。


打开?他下意识重复了一遍问。


【是的,打开它。上前一步,踏入门的界限,所有的秘密都将向你展露。】那个声音诱惑道。


……不,我不想这么做。黑发男孩摇摇头拒绝。


【撒谎。】


【你每晚都自觉到这里来。】那个声音轻柔得像带着剧毒的蛞蝓爬行在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一样令人战栗,【不要否认,你内心深处渴望着它。】


【你厌恶被隐瞒、被欺骗,你最好的朋友荣恩和赫敏知道许多事却什么都瞒着你;邓布利多就像操纵的棋子一样操控着你,在巫师世界你只是他打败黑魔王的一件工具;而魔法部,那虚伪的、曾经高叫着你为救世主、现在却为了一个防御性的呼神护卫咒语像乱吠的疯狗一样赶你离开。】那个声音仿佛能潜入到哈利内心,用娓娓动听的语言攻击着他最薄弱的自信心。


【他们全是背叛了你的人!你恨他们!你想报复他们让他们所有人付出欺骗你的代价!哈利波特,我了解你,就像了解我自己一样。我们是相同的人。我的孩子,打开门,你将实现你想要的一切。真相,荣誉,权力。所有一切。】那个声音缓缓诱惑道,如恶魔化身成蛇引诱身在伊甸园的人类,吃下罪恶的苹果,让逐出天堂、堕落人间。那声音却带着浓厚的悲天悯人的仁慈,仿佛是在劝诱他,对宿命低下撕拼的头颅。


黑发男孩低着头,静静站在空荡的走廊中,浓郁的黑暗逐渐将他包裹起来。他仿佛在思考,在犹豫,在挣扎,暗晦的神色看不明晰。

     

【打开门,跟我加入到另一边,一起开创新的世界。让恐惧者泣!让违抗者亡!】


恶魔终于撕开了漂亮的伪装外皮,露出它底下由罪恶滋生的黑色灵魂。


【男孩,去!把门打开!】


我拒绝。黑发男孩抬起了头,祖母绿的眼睛闪着水晶一般清澈的光芒,如同在昏暗中点起一盏油火灯使被黑雾笼罩的地方露出一丝敞亮。


那个声音失去了耐心,现在变得异常冷酷,【我说,打开。】


黑发男孩忽而惊恐地发现,发出声音的人正是他自己,蛇似的嘶嘶地说出那个带有魔法的词语“打开”,语气像巨蛇耶梦加得闪着寒光的鳞片一般冰冷。


门旋儿打开。里面站着一个面容苍白,削瘦颀长的黑发男子,他手上正把玩着一个苹果。男子的脸转了过来,用血红色的眼睛看着他说:“你好,哈利·波特。”

  

阴冷就像铅一样灌进肺里,黑发男孩心脏瞬间坠落下来,他恐惧得浑身发抖。即使是看到伏地魔丑陋残酷的脸孔也不会让他如此惊惶!


男孩感到极度恶心,就像有无数的蠕虫紧挨着他,在他皮肤上挤来挤去、又爬又咬。流淌在血管中的红色液体仿佛成了八眼巨蛛吐出来灰白肮脏的蛛网,死死将他缠绕,势要把他拉入漆黑的无尽地狱!


有一个声音,在他脑中疯狂大笑。


——那是他自己的脸!


哈利猛地睁开眼,绿眼睛瞪着发着霉味的深绿色厚重床罩,剧烈喘息。这个房间的光线昏昏沉沉,天花板建得十分高,原本标志着华贵的银白装饰现已褪去了光华,而凝聚了数世纪文化底蕴的墨绿墙纸已现出破败,整个空间沉淀着那种病态的斯莱特林式阴暗。


房门被敲了敲:“哈利,你起床了吗?我们今天要准备开始进行大扫除了。”


是赫敏的声音。


是了,格力莫广场12号,这是小天狼星的家。他昨天被穆迪教授从德思礼家带过来。


从暑假开始,他每晚都会梦见那条该死的走廊,逐渐梦境变得荒诞,而他白天也开始听到别人听不见的声音,最后晚上的梦是以他变成伏地魔而结束。


哈利抬起手按了按伤疤,每次梦醒后那里总比平时更痛,就像那个人出现在他身边时一样灼痛。用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想以黑暗困住那双绿色。以前听别人说哈利有着莉莉的绿眼睛,他会感到很自豪。但现在他觉得他的绿眼更像是对父母的背叛,因为它现在变成了属于伏地魔的斯莱特林之绿。


过了一阵,荣恩推开门,看到他还躺在床上,不得不大声叫唤:“哈利!”


哈利移开手臂,脑袋转向卫斯理那旗帜性的红头发和雀斑脸,目光有点冷。


荣恩噤声,眼神游移起来,敛敛道:“嗯,哈利,既然你醒了赶快起来吧。”他不待自然地解释说:“你知道,妈妈最近有点歇斯底里……她和赫敏快变成两只喷火龙了……”


哈利在锈迹斑斑的单人床上坐起来,铁柱床发出了备受折磨的刺耳声音。哈利低着头,看起来似乎还未清醒,“荣恩你先下去吧,我穿好衣服就来了。”


荣恩站在门前,不放心地问:“伙计,你还好吗?”


“没事,我只是未睡醒。”哈利对他扯出一个笑容。


等到荣恩终于关上门,哈利马上阴沉了脸:“我警告你,不要试图伤害我的朋友!”

      

【呵。我就是另一个你。夜之黑暗与光之白昼如形随形,你以为摆脱得了我?】那个声音在他脑中说道。


“闭嘴!我永远不会变成跟你一样的人!”哈利厉声道。


那个声音没有回应,也许是用沉默来讥讽他的自欺欺人,也许觉得两人的反驳就像小朋友争论心爱的玩具是属于谁一样愚蠢。


哈利抿着嘴唇套上了一件头帽衫和牛仔裤。经过穿衣镜的时候,他飞不由得快瞥了镜子一眼,继而松了一口气。他还是他,那个熟悉的样子,眼睛没有变成触目惊心的血红色。他仍是葛莱芬多的哈利·波特,没有睡醒一觉就变成斯莱特林的伏地魔。


然而内心有一部分意识却充满了恶意地提醒着他,他有詹姆斯不拘小节的黑发、莉莉温柔的绿眼睛、和肌肉坚实的找球手身材又怎么样,额头那道伤疤就已经将他变成一只怪物,告诉旁人他与别人不一样。


【你终将臣服于我,男孩。我会让你祈求乞怜。】


不可能!我从你手上活下来了。我有母亲爱的守护,我能战胜你一次,就能战胜你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我永远永远不会向你投降!哈利坚定起信念,如起誓一般说道。


【那麼,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


“把脸蒙住,每人都拿一瓶喷雾剂。”卫斯理夫人一边指着长脚凳上几瓶装了黑色液体的喷壶,一边吩咐他们三个年轻人:“这是狐媚子喷剂。我从没见过害虫这样泛滥成灾的,那个家养小精灵这十年来都干了些什么……”


“我已经预备好解毒剂,不过我要提醒一句,一定不要直接碰触狐媚子!它们的毒牙能让你全身麻痹半天!”


“把每一个发出嗡嗡声响的地方都喷一遍,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清洁这二楼客厅。”她匆匆把喷剂塞到哈利怀里,又叮嘱大家她随时都会过来检查後,然後再急忙走下楼参加凤凰社会议。


哈利此时还因为早上的梦心烦意乱着,恰好借此机会忙起来好让自己不去乱想。狐媚子着东西长得有点像邓布利多在上年圣诞晚会请来的小仙女。如果没有那身黑毛,狐媚子就是长着发光翅膀的小人儿。想到邓布利多,哈利感到有点悲伤,也有点愤怒。


他拿起喷壶开始走动,找到其中一处狐媚子泛滥的重灾区,哈利对准喷了好几下。没多久狐媚子簇簇掉落到地毯,看到这些小生物失去知觉,他内心升起一股别样的满足感。挥去了之前产生的阴郁,哈利看到不远处窗帘有一大块黑色污迹,他估计很可能是狐媚子,于是举步走过去。


“哈利,我听说你昨晚睡得并不好……?”赫敏走近了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哈利猛然回头,看到躲闪着他眼神的荣恩瞬间明白过来了。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是我成了被你们监视的人而不是伏地魔了吗?我在你们心中就是那个邪恶嗜杀不可信任的人了?”


他的话一句接着一句,声音越来越高。


“不是这样的!”荣恩打断他,显得惊慌失措,他埋怨地扫了赫敏一眼:“我们是担心你,哈利,我昨晚听到你叫了塞德里克的名字,还有,那个名字不能提的人……”


哈利的心沉了下去,他昨夜的确梦见塞德里克死前的情景,还有伏地魔从他身上取了血复活,然后……原本应该出现的闪回咒却变成了两条大蛇互相缠蜷、盘绕。两条蛇看起来在互相攻击,却似乎又不是,哈利说不上有什么不同,隐隐感到害怕起来,他制止自己细想下去。


梅林知道他有多惊慌,哈利不敢告诉人他内心住着另一个东西,他害怕被捉起来关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窖,由寂寞、黑暗和恐惧侵蚀。哈利甚至不敢承认在暑假的时候,他期待着梦见那个肆意为恶、意图撕裂每一个人的家伙,因为哈利能在梦中使用魔法,哪怕是被视为邪恶的蛇语。


这是他能与魔法世界唯一连上的一环。至少那家伙让他保持了理智——在一个策划血洗世界的疯子面前,他不是最疯的一个。


那个老人曾经那么相信他,他不能再为邓布利多添加更多烦恼。哈利抬手摸了一下伤疤,到现在那里仍旧刺痛。他绷紧着脸,生硬地说:“我以为我们昨天已经讨论过这话题了——我,很好!我能照顾好自己!”


哈利深呼吸,竭力装出淡漠的声音,显示他对他们感到很失望:“我原本以为我能指靠你们。”


赫敏的神情满是焦急,看起来想要解释什么,但是哈利不准备让她。


“我不得不留在德思礼家,一个月都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伏地魔回来了,我不知道有没有我认识的人被捉住、被折磨、被杀害……”


“你们没有一个给我回信,整整一个月……”


“我甚至开始以为我疯了,魔法和巫师只是我被德思礼家虐待而妄想出来的虚幻……”


“如果不是那两只该死的想要我命的摄魂怪,你们知道我几乎要绝望得自杀了吗!”哈利粗暴地说,怒气又一次从胸腔冲上来。


在德思礼家的日子,他就像被隔绝在外的孤独者,游离在日渐疯狂的世界里。而现在,他最好的两个朋友,为了他夜里某个噩梦就特意来质问他。哈利忽然觉得在过去一个月每天都在担心大家安全的自己完全沦为了一个愚蠢、丑陋、无知的笑柄。哈利感觉异常屈辱,心中充满了怨恨和苦涩,他脑袋里有一团火在焚烧。


此时阴险的敌人,以胜利姿态高高在上嘲笑着他的天真,他欢颂着哈利的痛楚和悲惨,靠着哈利的愤怒和委屈成长和强盛。


【你看,你以为自己被邓布利多口中虚无又可笑的‘爱’眷顾着,现在现实就把你出卖得一干二净。你看到你被恶鹰一寸寸啄食的真诚的心麽?】那个声音哈哈大笑。


“哥们,你别激动……”荣恩被他吓坏了,站在那里半张着嘴巴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赫敏眼里闪着泪花,拼命流泪,不顾一切地说:“哈利,我们真的很抱歉!我没有想刺探你的意思,我们真的只是担心——”  


“够了!”哈利突然伸出手捉住飞出来的狐媚子,彪悍的动作直接震住他们两人。


“......我的头很痛。麻烦告诉卫斯理夫人,我累了。这些狐媚子你们先帮我清除吧。”哈利转过身,把扼碎成一滩烂浆的狐媚子尸体丢落地毯。


“哈利……”


赫敏和荣恩不敢上前,眼睁睁看着哈利背影离去。地板随同他的离去发出嘎吱声音,哀怨地逐渐消隐。


******


哈利回到他和荣恩的房间,施了一个咒语把门锁死,他不想让任何人过来关心他做了什么噩梦、他的伤疤是不是在痛。哈利怒气冲冲地走向自己靠在墙壁旁边的床,经过穿衣镜,没有留意镜中的自己,眼眸深处有着一点暗红。


哈利将自己抛落到床上,被虐待了的床架呻吟着痛苦的声音。


他没有错!哈利不断告诉自己,他应该感到生气。现在魔法世界局面是如此紧张,伏地魔回来了,魔法部不肯相信还妄图给人们一副和平的假象。他们应该考虑用什么方法告知大众、让人们保持警惕,或者怎么才能够杀死伏地魔,而不是揣测他夜里有没有做噩梦!


被愤怒的情绪带动起来,那道伤疤现在就像被烧红的铁反复对他脑袋进行烙烧,更刺激得哈利对荣恩和赫敏怨恨起来。人们就应该做些真正有用的事,躲在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房子里开个会、做清洁、刺探八卦就妄想拯救无视世界简直是天大笑话!凤凰社到底是不是真想要对抗伏地魔!?


哈利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竟在极度头疼下,疲惫地睡去了。


“他”,睁开了眼,疑惑地转动了眼珠,观察了一下身处的这个地方。哦,没落的布莱克家族的老房子。


然后“他”把手举到面前,细细打量起来。手指有点粗短,指关节上覆着运动员常有的薄茧,指甲被剪成圆润的形状,看起来很是整洁。


于是“他”动了一下手指,五根手指在“他”意愿的控制下像弹琴一样活动起来,十分自然,没有任何阻滞或者不适。


“真有趣。”


从喉咙发出的声音与“他”想象之中有点不一样,不过“他”对此不会感到介意。“他”赤脚从床上走下来,赤足踩在地板砖上冰凉的触感令“他”产生了一丝颤栗。事实上,这触感让“他”觉得不真实,那更像是“他”想象出来的感觉。不管怎样,这是十分有趣的境遇。


“他”慢慢走到穿衣镜前,从头到脚端详眼前这副身躯——健康、年轻、具有活力。前额上闪电型的伤疤十分有标志性,“他”有点着迷地望了一阵子,然后掀起笑容,对着镜子轻笑道:


“你好,哈利·波特。”


Tbc




——————————————

▲真诚的心:源自希腊神话普罗米修斯的故事,宙斯为了惩罚他不肯承认错误派了一只饥饿的鹰每天啄食他的肝脏。肝脏同时可以比喻真诚的心、勇气。神话故事和本文关联性不大。

评论(1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