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级别:NC17

配对: 伏地魔 X 哈利

标签: Gothic/ Pure Evil/ Psychopath/ Wanks/ Snakes

哥特风、纯粹邪恶、变态攻、手yin,蛇群

简介:

"你看,人性就像树上的苹果,只是轻轻一推,它就这样掉下来了。"

“不,你错了。你错了!”哈利望着镜子,反射的镜像中那翠绿色的眸色里掩藏着一点红。


——————————————————————————————

第一章

 

    (前文提要:哈利因为被质问噩梦的事对朋友们发火,累极睡去後,有另一个人在他身体里醒来。)


 

第二章

 

哈利十分害怕,他第一次遇到這种情况,他就像被束缚在某一个奇怪的地方,被迫以旁观者角度看着自己,他身体仿佛被一条条隐形的线操控着的木偶,肢体僵硬地作出匪而所思的行为。哈利看着“他”拉起了衣服诡异地摸来摸去,又十分神经质地掐着皮肤,在手臂上落下一个个青淤。更加奇怪的是,哈利完全动不了,却仍保留着被摸被掐的感觉。


【住手!你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哈利大叫大喊起来,试图取得這个占据了他身体的家伙的注意。


“他”抬起眼,冷漠地瞥了镜子一眼。哈利好像整个人被摄魂怪擭住一样,鼓起的勇气和希冀被瞬间吸取得一干二净,寒冷侵占了他内心,那一眼像是直达他灵魂深处。

 

“他”审视着這副年轻、不堪一击的躯体,带着奇异的快意和厌恶。过去久远的记忆几乎让“他”忘记自己真正模样。愤怒、折磨、杀戮……這些负面情绪组成了整一个“他”。

 

“他”是谁?“他”是伏地魔。然而“他”也不是他。

 

“他”记得自己杀死的每一个人,但是“他”不知道“他”从何而来。“他”应该是杀死一个婴儿, 而“他”却跑到這婴儿长大了的少年身上、现在又占用了這身躯的支配权?“他”慢慢把手伸向裸露在空气中、血管脉脉跳动的脖子,五指笼罩。

 

意识在某一个密闭空间的哈利,被手指冰凉的感觉刺激得战栗了一下,黑发男孩的颈部皮肤马上因为這触感泛起一片小小颗粒。镜中的男孩正逐渐收紧自己放在脖子上的手,哈利开始感到了窒息。

 

是不是這样就能杀死這个男孩?“他”加大双手力度,看着男孩的脸孔由于缺氧慢慢涨红。“他”无法从這具身躯来感觉,只能从镜子中黑发男孩的身体反应来判断——這个男孩即将在自己手中——刹那生灭。

 

死亡,弥散芬芳的罂粟,勾引着“他”弑杀的本能。

 

鲜花凋零成黑泥,星烁坠落成灰烬,梦幻粉碎成泡影,美好摧毁成丑恶。从红至黑,由生至死,這种掌握了一切、操控了对方整个世界的感觉令他感到——兴奋。

 

现在在镜子中,黑发男孩的绿眸完全染成诡异、邪恶、骇人的血红色。“他”甚至平静地微笑起来,溢满激情和甜蜜。

 

啊——!许多年以後,“他”又一次活过来了。

 

哈利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仿佛猜到了什么,伏地魔不知用何种方法趁他睡着的时候占用了他的身体。哈利感到头脑一阵晕眩,思绪变得一片空白,【伏地魔……】

 

“他”手上力度松开了一些,然後猛地扼紧,眼带笑意地看着镜中的黑发男孩脸容渐渐泛紫。

 

【救——停手!!】哈利迫切地用力呼吸,越用力越感到不够,可怖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正在将他掐死。哈利拼命挣扎,感到异常辛苦,整个人不由自主地颤动。他今天会死在這里吗……?

 

黑发男孩红宝石般的眼睛向後翻去,眼球骇人地外凸。“他”似乎感到他要杀死的少年生命力在不断流逝,甚至连“他”的灵魂也开始颤栗起来,一种……将要消失的感觉。

 

最後“他”松开了桎梏,漠然道:“真可惜。似乎有什么阻止我杀了你。到底是什么呢?”

 

“他”低下头思考,由着身体自发性跌落到地上,猛烈咳嗽,剧烈喘息,流下无意识的泪。男孩的血色双眼却外露着阴沉,冷漠并且无情。

 

哈利每个细胞都在痛,好不容易喘息过来,方才记忆跳出脑海,脑子中翻涌着一个个问题,伏地魔说杀不了他?是了,母亲对他拼死保护這份爱意融在他的血液之中,伏地魔不能通过控制他身体让哈利自己杀死自己。爱的魔法守护着他。

 

忽然哈利心中猛地一惊,意识重回到身处的地方。伏地魔还未发现這里是格力莫广场荣恩、赫敏、小天狼星、卫斯理夫人、卢平教授、双胞胎……还有凤凰社一干人群都在這座房子内。哈利现在感到了真正的恐惧,伏地魔会杀了他们!他不能让伏地魔知道這里是凤凰社!他要转开伏地魔的注意力,不能让大家受到伤害!

 

哈利感到自己必须做些什么,他不顾一切地挑衅,【嘿!伏地魔,你是个蠢货,你杀不了我!伏地魔你只是个丑陋的蛇男,你以为人们害怕你因为你厉害?其实大家都只是在恶心你令人作呕的蛇脸!】

 

黑发男孩恶狠狠抬起了头,红眼睛阴狠地瞪着镜子,【我杀不了你,也给你留下一道疤!】

 

……什么意思?哈利未能想明白,便感觉他的身体去床边拿起那根凤凰翎魔杖。黑发男孩打开房门,见到一个鬼鬼祟祟、腰间围着一条破布的家养小精灵。他年纪非常大了,皮肤上满是皱纹。小精灵根本没有注意到黑发男孩,就像看不见他似的,弓着背,拖着步,捧着一个细小的银器慢慢朝着走道另一边走去,嘴里用难听的声音低声嘀咕。

 

“闻起来就像阴沟里的老鼠和苍蝇叮着的罪犯一样……”

 

“滚开!”黑发男孩走上前凶狠地踢了他一脚,毫不犹豫用哈利的魔杖指着小精灵施与钻心咒。

 

小精灵尖叫起来,他匍匐在地上,缩蜷着身体。“這是真的吗?真的是哈利波特?”他坐在地上仰着头,眼睛望着拥有血红色眼睛的黑发男孩,眼神十分热切,嘴里仍然念念有词,“啊啊,克利切看见伤疤了……他就是那个打败了黑魔头的黑孩啊,克利切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哦,他当然能做到,因为他念不可饶恕咒语那么轻松……”

 

黑发男孩直接抬脚将克利切踢到走道另一边,不理会小精灵的鬼哭狼嚎。砰地甩上门,“他”阴沉着脸用更高深繁复的咒语锁门,压抑着愤怒,“人们都在说哈利波特打败了黑魔王……”

 

【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我活下来了,而你变成一个不人不鬼的东西。】哈利几乎不经思考便说。他很庆幸伏地魔没有遇到任何人就返回房间,大家现下都安全了。這里只有男孩一个人在,或许再加一个哈利他自己,但鬼知道他是变成了鬼魂还是什么情况。

 

“男孩,你会後悔挑衅最伟大的黑魔王。”黑发男孩走到镜子前,红眼睛盯着镜像,充满恶意和残酷,“我说过,我会让你祈求乞怜。你知道怎么摧毁一个人么?”

 

哈利吞了一下口水,只要能他保护大家,【钻心咒、拷问咒……无非就那几样东西。我绝对不会求饶。你做什么也伤害不了我。】

 

其实哈利猜对了,“他”的确不敢伤害這具身体,伤害黑发男孩的同时对“他”自己灵魂也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在未有确切把握的时候,“他”不会做冲动之事。

 

不过……

 

“他”望着镜子,神情莫测高深:“男孩,你错了。我懂得可不是‘那几样’。”

 

说罢,“他”用魔杖指着身上的衣服,说:“四分五裂。”

 

(图链:Beg for mercy

 

晚饭是和凤凰社的成员一起就餐,卫斯理夫人做了一顿丰富的晚宴,还关心地询问哈利身体如何,哈利撒了谎,说自己休息过後好了许多。荣恩和赫敏有几次偷偷瞄向他,表现得很小心翼翼,几乎不大敢跟他说话。哈利叹了一口气,他渴望他的朋友,他只是对他们的隐瞒感到有点愤怒。意识到自己对他们的态度过了,哈利轻咳一声,然后说卫斯理夫人的炖菜味道挺不错,荣恩和赫敏该尝一尝。

 

赫敏猛地抬起头,“哦,好的!谢谢,哈利!我一定会试试,荣恩,你也尝一尝。”赫敏眼里有点泪花,忍了忍,没忍住,趁别人没注意的时候别开头,飞快地抹去。

 

“嗯?妈妈的菜我吃了十几年了,一直都是这个味道……”荣恩被赫敏瞪了一眼,讪讪然道,“好吧,我也来一点。”

 

哈利和赫敏默契地相视而笑,大家又恢复了原来的友谊。三大份奶酪面包糠杯,接着又牛奶蛋糕,哈利牛仔裤裤带将他勒得难受极了,这是暑假以来他吃得最好的一餐,大家一副吃饱喝足身心放松的姿态。

 

小天狼星把碟子推开,转头望着哈利,“我真为你感到吃惊,我以及你来到这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关于伏地魔的情况。”

 

屋内气氛突然转变,速度快得就像摄魂怪来了。所有人露出警惕的神情。

 

哈利低着头,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手,他的手指有一些颤抖。他有好一阵没有说话,面容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显出了阴郁。就在大家几乎以为他要放弃這个话题时,哈利深深呼吸,问出最近一个月来一直困扰着他的那个问题。

 

“伏地魔在哪里?他在做什么?”

 

“哦,他隐匿了起来,因为他不希望引起巫师界的注意。哈利你本来不应该活下来,但你成了他复活的见证,确保了邓布利多做出措施来阻止他。邓布利多是伏地魔唯一害怕的人。”小天狼星说,“哈利,邓布利多现在的处境亦比较艰难,人们正努力抹黑他。福吉觉得邓布利多宣告伏地魔的回归是想推翻他。”

 

“這对凤凰社的工作很不利,邓布利多认为伏地魔想重新纠集他的部下,显示十几个食死徒不是他唯一的追随,阻止他得到更多追随者是我们目前正要做的工作之一。”

 

“伏地魔這一个月都在纠集追随者……”哈利喃喃道。

 

“还有一个东西,他上次所没有的,只有偷偷摸摸才能得到的……比如说一件武器……”

 

哈利似乎看到人们交换了目光,他身体微微颤抖着,“我就是那件武器是吗……”

 

“哈利,你怎么想到这个?”小天狼星蓦然大笑起来,“伙计,這是我這个暑假听到最好事的事了,比蒙格的笑话还好笑!”

 

“不是?”哈利追问。

 

“噢!不是,我说的武器当然不是指你!”小天狼星擦擦笑出来的眼泪,“听着,‘黄金男孩’,我们都知道伏地魔一直想得到你,但如果你就是武器他一定会搞死了自己。”

 

小天狼星对哈利眨眨眼,哈利扯出一抹笑容,想起母亲渗入至血脉之中的保护魔法,让一岁的婴儿把死咒反弹到前来杀死他的伏地魔。

 

“够了。时间不早了。我希望你们赶紧上床睡觉。”卫斯理夫人抱着手臂,她认为小天狼星说得已经够多了。“哈利,亲爱的,你后天要去魔法部了,我希望你能好好休息,养好精神,好的第一印象能创造奇迹。”

 

哈利听了这话,觉得就像有一块巨石砸进了心臓。他点点头,沉默地跟着卫斯理夫人上楼。

 

半夜里,双胞胎带着赫敏的话溜了进房间,大家都在安慰他。尽管哈利不想谈这个话题,但他仍是感激地点点头,表示了感谢。

 

哈利辗转反侧,努力不让自己去想魔法部受审的事,但意识却转去了那个声音。虽然小天狼星明确说出伏地魔没有打算跟他接触,但脑中的声音是怎么回事?他又怎会被操控了身体?如果不是伏地魔,那么是谁——?

 

想着许多个问题,哈利不踏实地睡着了。那些长长的走廊,和紧锁的房门又一次出现在梦中,他额上的伤疤阵阵刺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修普诺斯的种子:修普诺斯是希腊神话地狱中的睡神,他的宫殿前种了一大片罂粟。

▲淫欲、毒药、匕首和火焰:对应着快感、欲望、痛苦和怒火

评论(1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