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配对:伏地魔 x 哈利

级别:PG13

简介:那时是多么幸福的时刻,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闪烁。仿佛从前一样,昔日的美好时光又再重现。


BGM:yesterday once more


 (全文1.5W字,请耐心看>3 )

————————————————




1、

黄昏收起最後一丝亮光,迷宫高高的树篱投下一排排诡异的阴影,就像有一個個摄魂怪藏在暗黑中,伺机伏击目标的灵魂。


四周异常宁静。一個孤单的喘气声、和踩踏在枯枝落叶的奔跑声回响在小径中。哈利不断地拼命向前奔跑,就着他那支凤凰翎魔杖的星点光芒探索出路。


前方道路空荡荡,他心里有些发慌,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通畅无阻。但他已经顾不来那么多了,哈利又加快了脚步。


一转弯,他看见一個高瘦男人朝他缓缓走来,一张偏平的蛇脸,孤傲和残忍刻画在血红色的眼眼里,白骨一般颜色的手正拿着一根深紫色魔杖。


哈利认出了那根魔杖,是他的冬青木凤凰翎魔杖的双生兄弟,他停了下来,看着魔杖,又看着男人的面孔,终于确定这是他认识的那個人。


哈利定定看着他阴冷的红眼睛,那里已没有一丝人性,只闪动着血腥的光芒。他眨眨眼,鼻子有点酸,他没有看到男人对他露出的以往那种熟悉的表情,  “ 你,你怎会变成了这個样子? ” 哈利摇摇头,  “ 这里是火焰杯的比赛场地,外面有许多魔法部人员和傲罗,你……还是快点走吧…… ” 


男人一步步逼近,举高了魔杖指着他。


冰冷的感觉袭上了哈利,他甚至能听到男人喉咙里发出的嘶嘶声音,这表示那個男人是认真想要杀死他。


哈利拿着魔杖,浑身剧烈颤抖,完全不能反抗,对着那個人,他完全不能用魔杖指着他。


“ 你知道我不想和你对决的,为什么我们要变成这样…… ” 哈利忍不住感到悲哀。


“ 阿瓦达—— ” 男人抬起下巴,嘴角带着胜利的微笑,他高举着魔杖,走向哈利。


然後,被他的长袍绊了一個趔趄。


……他还从未见过那個人会露出不适当的行为。哈利皱起眉,直接用魔杖指着他,  “ 站住!你是個博格特(Bogart)!滑稽滑稽! ” 一声爆响,那人炸出一缕青烟消失在空气之中。


只是一個博格特,只是一個哈利恐惧的噩梦而已,他不会走到最後这一步……


哈利拍拍脸,集中精神对付最後一场比赛。









2、

哈利终于来到了迷宫中心,在这时,他已经断了一条腿,被黑蜘蛛从三米高的地方摔下来,几乎浑身都散了架。哈利腿抖得厉害,扶着倒下的蜘蛛站起来,只能靠着树篱勉力支撑自己。塞德里克赢了。


哈利抬起头望向漆黑的天空上几颗可怜的散落的星星,今夜的天空抑郁地沉静。


塞德里克朝哈利走过来,他放弃了赫夫帕夫数百年来未曾得到的荣誉。塞德里克很认真,为哈利两次救了他,为赫夫帕夫的正直和忠诚。


“ 我们一起……是并列冠军,我们互相帮助克服了困难,一起走到了这里,不是么?我们一起去拿奖杯。 ” 哈利望着他说。两人对视了一会,塞德里克妥协了。


哈利被塞德里克捉住胳膊,小心扶着,走向奖台。


奖杯被捉住的一刹那,哈利感到肚脐被利钩勾着,耳边呼呼吹拂着凄冷的风声,迷离的色彩发出腐朽而灰白的光。


他们被带到一個阴森的墓地。


阴郁显现了出来。


一片黑暗的丛生的杂草,一片带阴影的高高低低的坟墓,远处山丘的小教堂也披着一片黑色的轮廓。


这里,太静了。一切都像死去了一样。


哈利不敢呼吸,怕把什么从死亡中唤醒。坟墓中有一個人影出现,哈利看不清那人的脸。那人身材矮小,手中好似抱着什么。


他走到一块大理石墓碑前站住,离哈利他们只有六英尺。一条大蛇不知从什么地方爬出来,在草丛中蜿蜒游动。在那一瞬间,哈利和他对视着,哈利认出了他,追随伏地魔的虫尾巴。


紧接着,有一個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响起,十分尖厉、冷酷,穿破了夜空。


“ 干掉碍事的! ” 


虫尾巴举起右手,拿着一根魔杖,哈利对它十分熟悉——紫衫木,十三点五英寸,凤凰尾翎——是他的冬青木凤凰翎魔杖的双生兄弟。


“ 阿瓦达索命! ” 


哈利伤疤剧烈痛了起来,脑袋就就像炸裂一样,他捂着头,腿一弯跪倒在地。


死亡的绿色照亮了这片死地,哈利听见有什么在他身旁倒下,空气变得异常冰凉,他头痛得剧烈,全身肌肉、骨头都在绞痛。


塞德里克死了,四肢瘫倒在地上。


哈利脑中一片空白,他觉得自己似乎被塞德里克瞪视着;又似乎被塞德里克的目光越过、看着杀了他自己的真正凶手,那個哈利一直不露痕迹袒护着、相信着、爱慕着的、名字不能提及的人。


哈利就像被石化成雕像一直跪在地上,失去了反应,他没有任何感觉。虫尾巴将哈利拖了过去,击破坟墓,砍下手臂,割开他皮肤。


骨头、皮肉、血液,把原本在虫尾巴手中抱着的东西成就为新一個伏地魔。


伏地魔穿上衣服,朝着哈利一步步走近。


他的鞋子踩在草地上,发出了清晰的声音,就像踩碎一根根骨头。他没有变成博格特幻化出来的纯粹野性、蛇类一般的模样;他是长成人的男学生主席,是有着血红色双眼、冷酷、残忍的黑公爵。


伏地魔走到哈利面前,居高临下,用一根手指挑起他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哈利仿佛离了魂的玩偶一样,完全由着伏地魔以狂肆和侵占的姿态舔舐和噬咬。他能感受到伏地魔带来的死亡一般的阴冷,甚至嗅到那股浓郁的血腥气息,直到伏地魔从他口中退出来。


“ 汤姆……? ” 哈利呆呆抬起眼和他对视,看着那双红色眼睛,失去了力气。









3、

“ 不要再叫我这個名字,现在我是伏地魔! ” 伏地魔捏着哈利下巴,左右各看了一眼,微蹙着眉,道:“ 你怎么一直都那么瘦?算了。之前有邓布利多那個老头的阻碍,既然现在已经远远离开了霍格华茨,我问你, ” 


“ Are you with me? ”  伏地魔微笑道。


空气中突然出现了斗篷悉悉卒卒的响声。坟墓间,树林中,每一个阴暗处都有戴着兜帽蒙着面的巫师出现。


伏地魔退了开去,远离哈利,沉默地站在那里等着。那些巫师一个个走过来,走得很缓慢,小心翼翼地,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食死徒跪下,爬着走到伏地魔跟前,亲吻他衣袍的下摆。其他食死徒也一样,口中低喃着  “ 主人 ” ,逐一跪下亲吻他的长袍。最後退到一旁,站起身,默默地组成一个圈子,把坟墓、哈利、伏地魔和缩在地上的虫尾巴围起来。


“ 欢迎,我的食死徒们, ” 伏地魔平静地说,“ ……有多久了?让我想一想,十三年了,距离上一次食死徒聚会已经有十三年了……但你们还是像昨天一样响应召唤,也就是说,我们仍然团结在黑魔标记之下!——是吗? ” 


伏地魔视线一一扫过一张张戴着兜帽的面孔,尽管没有风,但圈子中却似乎掠过一阵细微的沙沙声,仿佛那圈子打了一个哆嗦。最後,他将目光固定在哈利脸上,道:  “ 不好意思,刚才被这些人打断了。那么,我的男孩,你的回答呢?Are you with me? ” 


两年前在密室中,汤姆也是问了同一个问题,也是问哈利是否愿意跟着他,当时哈利拒绝了,因为怕自己在外面保护不了汤姆。仅两年时间,哈利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使得那個温柔无比、对他关护有加的男学生主席变成冷漠邪恶的象征,干脆地下达命令杀死他的同学、霍格华茨的学生塞德里克。


哈利无法对朋友被杀装作看不见。汤姆若无其事地亲吻他,纯粹地占有;若无其事地在食死徒面前退开,疏远他和他的距离。


眼前的汤姆,啊,他已经不愿再让他那么亲密地称呼他了。曾经的所有似乎都已成过去,如今的男人是“ 伏地魔 ”,是带领着一圈能力高强的食死徒的黑公爵,或许还是个渴望权力,渴望支配巫师世界,邪恶的象征。


哈利怔怔站着,像是在做着什么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盯着伏地魔的眼睛,眼中却满是复杂,充满怨愤与哀戚。


久了,终于叹息一声,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男人的面孔变得狰狞起来,蟒蛇像是感受伏地魔情绪,巨大的头颅升了起来,鲜红色信子嘶嘶吐着。食死徒圈子又哆嗦了一下,似乎每个人都想向後退,但又不敢动。


伏地魔一直恐怖地沉默着,许久,“ 这個答案让我很失望,哈利。我承认,我感到了失望…… ” 他轻轻说道。


“ 就如我对我一直所以为的……忠诚的食死徒。 ”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敢动,伏地魔让这种恐怖持续升级,狞恶地盯着哈利。他举起紫衫木魔杖,魔杖尖端闪动着不详的光,红眼睛在食死徒中来回扫视。


然後有一个食死徒向前走了一步,面罩下传出卢修斯·马尔福的声音,  “ 主人,我们渴望知道,恳求您施与仁慈告诉我们。您是怎么做到这个,这个奇迹,再一次回来带领着我们……? ” 


“ 啊,是的,我应该告诉你们,卢修斯。有些人获得嘉奖,有些人需要付出代价,是的,黑公爵一向很公平,虫尾巴已经给他自己赎罪了一些了,不是麽? ” 伏地魔问虫尾巴,发出一声尖刻的冷笑。虫尾巴的断臂血淋淋,他的衣袍已经被血浸湿透,倒在地上啜泣。


圈子中其中一人突然扑倒在地,他匍匐在伏地魔的脚下,从头到脚都在发抖,  “ 主人! ” 他尖叫道,“ 主人,饶恕我!饶恕我们吧! ” 


伏地魔冷笑起来,举起了魔杖。


“ 钻心剜骨! ” 


倒在地上的那个食死徒痛苦地扭动、惨叫。


哈利看着伏地魔折磨他的部下,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那人变了?还是他一直没有变,只是像他的食死徒一样戴上了面具隐藏着自己?


哈利跟他对上了眼睛,伏地魔平静地回望着他,红眼睛里面没有一丝温情,他心臓冰寒得刺骨,几乎呼吸不了。


“ 好了,站起来,埃菲力,你破坏了我在这个夜晚的心情。 ” 伏地魔抬起魔杖,终止了惩罚。


他低头看向虫尾巴,说:“ 虫尾巴,你是卑鄙的叛徒,可是你帮助了我,伏地魔不会亏待帮助过他的人…… ” 他的魔杖再次一挥,再造了一只手臂给虫尾巴。


“ 十三年,我被剥离了身体,比幽灵还不如……尽管如此,我却在这段逃亡的悲惨生涯中有了可以算得上是稍微美好的回忆。他就站在这里,有一个人给了我复活的巨大支持。哦,是的,没有他,恐怕我的重生需要推迟几十年。我的男孩—— ”  伏地魔嘴唇扭曲出一个笑容。


“ 哈利,我想你不介意我将我们之间的事说出来吧? ” 









4、

哈利麻木地听着伏地魔告诉他的食死徒们,他可笑地用自己的血代替独角兽喂给那个奇怪的生物,哈利还听到伏地魔用炫耀的声音说着自己是怎么哭着说会保护他。


哈利很後悔,为什么他那时会相信一个杀死纯洁的独角兽的生物,为什么他会主动去救他。他觉得懊悔,恨他心软,恨他让他产生了同情。


伏地魔做过太多错事,但是他偏偏原谅了他,还可怜了他,甚至……爱上了他。


  “ 那一年我没有拿到魔法石,尽管我的男孩想要帮助我,但是那个仆人太弱了,在我占据他身体後很快就虚弱下去,偷魔法石是没有希望了。我想到我曾经在霍格华茨放了一个东西,那是为我的永生所做的准备……我告诉过你们,伏地魔在长生的路上走得比谁都远…… ” 


  “ 我在霍格华茨徘徊了一年,没有拿到它,只是每天跟我的男孩——小哈利,说说话,教教他功课,叮嘱他的饮食起居,满足他有时候简直是胡闹的要求…… ” 


红眼睛带着嘲弄,他模仿哈利的声音道:“ ‘汤姆,你可以在愚人节那一天把所有人的睡衣都变走吗?’ ” 


食死徒们爆发出大笑。 


“ 安静,听我继续说。 ” 伏地魔懒洋洋地开口道, “ 然後在第二年,在我几乎已经放弃希望,准备接受我自己再也不能恢复魔力的时候,我其中一个‘忠诚’的仆人,私自、不经我授意地、擅自、将我的东西送去霍格华茨…… ” 说到这里,伏地魔瞥了一眼卢修斯。


卢修斯在他目光下冷汗淋漓,身体似乎在颤抖,他的声音有丝恐惧:  “ 主人…… ” 


“ 闭嘴!听我讲,听我回忆…… ” 伏地魔轻声道,“ 我的东西都被注入了我的魔力,即使是一个简单的魔法道具也将能霍格华茨搅得翻天覆地。现在看看命运是有多照顾伏地魔吧,它本来可能将我的存在暴露出来,我也断送掉复活的最後一丝希望。 ” 


“ 我的男孩——我当时还不能断定霍格华茨的威胁是来自我本人——小哈利以葛莱芬多不怕死的好奇心和冒险精神——将它盗了回来。我一眼就知道了那是属于我的东西。 ” 


“ 虽然救世主是个蹩脚的二年级学生,但是他很愿意为我付出,毕竟我对我这张脸是很有自信的。尽管是来自于我那个卑劣的、恶心的、却还算得上为英俊的父亲。 ” 


“ ……我凭借了男孩的精神力和血液,很快就拥有了一个几乎像人一样的实体。这个仆人带来的东西原本可能毁掉一切,却成了我梦想不到的礼物。你们没法想象我的男孩,当时有多爱我…… ” 


周围传出了嗤笑声,还有鄙薄的窃窃私语。


“ 够了!不要再说了! ” 哈利站在他们之中,碧绿色的眼眸黯淡无光,脸色如灰,醒目得惹眼。他猛地一抹眼睛,出声打断。


他的麻木终于被刺透了,心如撕裂一般疼痛。


两英尺外的伏地魔,和他距离竟是遥远,他触不到他的心。


天幕暗淡地压下来,遥远的星星在深沉夜色中挣扎着微弱光芒,最终在薄雾的干扰下消失。哈利看不见那颗小小的星辰,他也找不到了他的爱情。


坟墓间的蟒蛇还在地上爬行,毫不犹疑地把地上青草压断,发出嘶嘶的畅快的声音。


伏地魔的心里没有他的存在,只有欺骗,和利用。


哈利想闭上眼睛,不用看到伏地魔眼中冷酷的嘲弄;他想捂上耳朵,不用听到自己愚蠢地给一个不爱他的敌人付出那么多;他想逃离这个地方,他想抹去自己的存在,脚却像生了根一样,站在那里,承受着,从每个毛孔钻入的入骨的刺痛,令他悔恨、憎恶、流泪。


哈利以为自己一直很勇敢,足够强大地面对一切,没想到会为了这样的欺骗感到心痛。哈利盯着伏地魔,为什么?为什么要亲手打碎制造给他的美好?为什么要将他因他而照亮的生命再推回黑暗?为什么!









5、

伏地魔望了他一眼,轻声道: “ 不行。"


"我愿意将我生命中难得的快乐分享出来。 ”


他温柔又残忍地看着哈利,笑容带着实质的恶意,“ 在这一年,我和小哈利的感情越来越深,在我凝成了实体之後,我们接吻、拥抱、相拥,睡觉……哦,不,不不不,我们没有做爱。我当时只是一个虚弱的灵魂,我需要保存实力,更何况我还没有那么饥不择食对瘦弱的二年级生下手……”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斯莱特林向来享受最好的一切,不是? ” 


食死徒们又哄笑起来,显然意识到蕴含的意思。


“ 所以为了这段美好的回忆,我请他来参加我的重生晚会。两年前,我意识到我不能因为凝成了一个实体、在霍格华茨度过荒唐的日子就满足,我不能忘了我的目标。我邀请我的男孩跟我一起离开,但是他拒绝了。哈利,你是那么的爱我,为什么要拒绝我的邀请呢? ” 


最後一句话轻得不能再轻,似是在自问,又似是下了决定。伏地魔停了下来,红眼睛望着蒙着黑纱的天空。


月亮不知逃到哪个角落。没有了月光,树丛、坟墓、山丘、远处的教堂,全都朦朦胧胧,感觉十分压抑。


伏地魔收回目光,静静看着破毁的大理石墓碑,那个抛弃了他母亲的男人就躺在里面,是他找到他,然后将他杀了。


“ 在我离开了救世主男孩,我开始在许多个地方游历,我知道黑魔法能给我答案。我找到了一个古老的药方,仆人的皮肉、父母的骨骸,还有一份特别的血液…… ” 伏地魔继续道,声音变得愈加尖锐。


“ 有什么——能比哈利波特的血更独特呢?! ” 


“ 小哈利在霍格华茨被邓布利多那个老头保护起来,只要保证他是第一个接触到三强杯——只要奖杯是一个港口匙——就能远离邓布利多,就能将我的男孩带来我的身边。现在,我成功了!他就在这里!” 伏地魔慢慢走向前,“ 哈利,我最後问你一次, ” 


“ Are you with me? ” 


伏地魔望着哈利,轻轻地问,眼神是那么温柔,就像回到了两年前他走的那一晚,满是真情和缱绻。


“ 不可能! ” 


伏地魔红眼睛变得空洞而冷漠无情,露出可怕的笑容。


“ 既然如此……钻心剜骨! ” 伏地魔举起魔杖。


哈利从没经历这么痛苦的折磨,全身皮肤就像被地狱黑火燃烧一样,每根骨头一根根被打碎又长出、然後又被打碎,伤疤仿佛一道闪电将他整个人从中劈开,比绝望更深,比痛苦更痛的滋味他尝到了。


他不会向他露出懦弱的一面,他不会向伏地魔投降!


哈利发着抖,牙齿咯咯上下磕动,碰着唇,咬出血,浑身战栗着,憎恨地看着伏地魔,不肯眨眼。


折磨毫无征兆地结束。


哈利瘫软地靠在石碑旁,头发和衣物被冷汗浸湿,他抬起头透过一层雾气看向那双红眼睛。


“ 你不肯屈服,是不是? ” 伏地魔轻声道,“ 我不想杀你,我本来想放过你的,但是,你让我太失望了……非常、非常失望。 ” 红眼睛眯了起来,漠然盯着哈利,“ 我知道你学过决斗,哈利·波特。现在就让我们来决斗 ——‘只有一人, 能活下来’ ! ” 


哈利深吸一口气,撑着墓碑站直,他举高了魔杖。


“ 我说过,我从来不畏惧死亡。每个人都会死,但不是每个人都真正活着。伏地魔,我不会输给你! ” 









6、

“ 除你武器——!! ” 


“ 阿瓦达索命——!! ” 









7、

哈利的冬青木魔杖发出一道红光,同时一道绿光也从伏地魔的紫衫木魔杖射出。


两道从相生凤凰翎魔杖喷出的光线在空中相遇,连接了起来,变成耀眼的金色光芒,然後金线构成数万道光弧,相互交织,罩着哈利和伏地魔。


他们两人浮到了高空,金光包围着他们,一阵仙乐空灵地响起……


这是哈利一生中听过最美妙的音乐,悠扬,美好,令人感到快乐,是凤凰在唱歌。


暖洋洋的金线像阳光一般和煦,灿烂地照耀着他们,和暖得似乎将所有的痛苦,悲伤,恨意和决绝慢慢消融。









8、

魔杖连接的地方,那条光带,慢慢扩大,变化,幻化成两个朦朦胧胧的人像,然後变得十分清晰。


……


小个子男孩吃惊地站在禁林中,十分害怕,他感到那个生物很痛苦,但是仍鼓起了勇气,大声说:  “ 喂!我的血给你,你不要去伤害独角兽了! ” 


……


小男孩跪在一堆灰烬旁边,哭得十分凄凉,  “ 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对不起!我错了!我害了你! ” 


……


哈利对着一个浅灰色的灵魂说,绿色的眼睛如同最上等的祖母绿宝石一样亮晶晶,“ 汤姆!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 


……


哈利坐在一座华美的镜子前坐了许久,手脚都被雾气打凉,“ 汤姆,我没有父母。我可以在镜子中看到他们。 ” 


灰色灵魂说,“ 我也没有。 ” 


“ 嗯。如果他们还在世,我可以将他们分享给你,然後你也有爸爸妈妈了。 ” 哈利抱着膝盖,静静望着镜子。


……


“ 你被一窝肥猪欺负得那么惨还不懂反抗,你脑子被黒湖的章鱼吃掉了吗!气死我了!我伏地魔居然被一个巨怪的後代打败,人生耻辱!人生耻辱! ” 灰白色灵魂在哈利头顶快速游转,不断指责他,语气十分恨铁不成钢,  “ 不行!我要去教训他们! ” 


“ 不要啦,未成年巫师不能在麻瓜社会私自使用魔法。 ” 


“ 哼,我甚至不需要用魔法! ” 


“ 汤姆,我饿了…… ” 哈利抬头望着灰色灵魂, 有点可怜兮兮。


灵魂几乎要从灰白色变成深红色,他急速转了两个圈,最後哼了一声,从铁窗中钻了出去给男孩找点食物。


……








9、

那时的哈利已经知道了灰色灵魂叫汤姆,是杀了他父母的黑公爵伏地魔。经过许久的挣扎,哈利释怀了。


他也了解到他和汤姆有着相似的童年,吃不饱,被虐待,被监禁小黑屋,也许相似的人更能容易了解对方感受。伏地魔对哈利说,对不起。他告诉哈利,有他在就不会让别人来欺负他。


在十一岁那一年,哈利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关心他、爱他的人,在悲惨的人生中找到了努力活着的理由。


时光抹不去记忆,那个时候,哈利很快乐,他不再是孤单的一个。


哈利记得每一个和汤姆相处的片刻,他说的每一句话,过往的美好又一次在眼前重现,仿佛回到了昔日,那个幸福的时刻。


现在再次看到,几乎令他想要流泪。









10、

金光绽出更强的光辉,连夜空也被照亮,黑色的天幕渐渐褪下阴沉,变得亮目和璀璨。


……


“ 不要再跟那个卫斯理在一起,鲁莽的葛莱芬多会害死你! ” 


“ 晚安,汤姆。 ” 哈利笑眯眯说。


“ ……晚安,我的男孩。 ” 


……


灰白色灵魂对哈利说,语气泄露出关心, “ 霍格华茨现在很危险,不要随便乱跑,知道吗? ” 


……


“ 为什么听到声音要马上闭眼? ” 哈利好奇地问。


“ 宝贝,那是千年蛇怪。你给我最好乖乖待在葛莱芬多的塔楼! ” 


……


汤姆从日记本中走出来,拥着哈利,在他耳边说, “ 我终于能拥抱你了,我的男孩。 ” 


……


“ 汤姆!我决定要做一件事! ” 


“ 嗯? ” 


“ …… ” 哈利闭上眼,像是赴死一样,大声说, “ 我喜欢你! ” 


哈利睁开一只眼,偷看男主席主席的反应。等了等,没忍住,问走到他跟前的人, “ ……我说我喜欢你,你没听到? ” 


“ 嗯,我听到了。 ” 汤姆微笑,在哈利的伤疤上落下一吻, “ 我也喜欢你。 ” 然後轻轻覆上少年的唇,温柔缱绻。


“ 傻瓜,我爱你。 ” 


……









11、

曾经是那么美好,那么温馨,那么真实,甜蜜的时光就像还在昨日,每一分,每一秒,都幸福地闪烁。那些被迫塞入棺木、打钉、被哈利用尽意志埋入黑暗的记忆再次挖掘出来,展现着,闪耀着。


时间像是停止了一样,金色的光芒流淌在他们身上,明媚的舒适。


哈利闭上了眼,他似乎看到不远处的伏地魔微笑着,就像那时候听到哈利告白的男学生主席。


那些过去的美好时光,现在却令人更加忧伤。那时候的爱恋就像是真心的,现在回头,过去的一切却化为了荒芜,烧成了灰烬。


汤姆说,他要用月亮割开田野带哈利去海洋,他要站在高空陪哈利看白鸽啄碎黄昏,他要让瑰色变成灰白、让幸福变成落寞,因为他们会在一起,直至永久。


汤姆说,他爱他。









12、

哈利闭上了眼,拒绝再看,脸庞湿漉漉。


手中的魔杖突然剧烈抖动起来,有一颗光珠靠近了哈利的冬青木魔杖尖端,握住魔杖的手掌变得滚烫。


时光已逝,感情变迁,旋律再度回响,凤凰的歌声变得更为空灵,两人的回忆消失,哈利过去施展的咒语却以倒叙的形式逐一呈现起来。


直至展示完哈利第一次挥动魔杖弄出的东西,几道烟花绽放过後,光珠朝着另一方伏地魔的紫衫木魔杖,滚过去。


……


出现一阵痛苦的呼吸声,那是哈利被钻心咒折磨的声音。


……


接着一个虚幻的虫尾巴的断手飞了出来。


……


又一阵被折磨的尖叫,伏地魔先前惩罚过的食死徒的惨叫。


……


然後出现的是塞德里克。


哈利看着伏地魔,他从原本的津津有味变成吃惊,十分意外。食死徒惊恐的叫声隐隐约约响起,他们在下方绕着金网走来走去。


塞德里克的灵魂站了起来,望了望围着哈利和伏地魔的金丝,说话了,“ 坚持住,哈利。 ” 他说。他的声音很遥远,带着回音。


哈利颤抖起来,绿眼睛更加湿润,他似乎能预料到接下来的事。


一个长头发的女子出现了,她轻声说:“ 没事的,你爸爸也来了…… ”接着,詹姆·波特出来了,他走近哈利,低头看着他,有点开心,有点生气,却又有点愧疚,“ 哈利,伏地魔杀了很多人,你怎能喜欢他…… ” 


哈利的手几乎握不住魔杖,泪水终于忍不住,“ 爸爸,对不起……我错了,我做错了……我对不起你们…… ” 哈利双臂猛烈抖着,眼前模糊了一片。


“ 詹姆不是出来责怪你…… ” 莉莉用很温柔的目光看着她儿子,轻声道,“ 哈利,我们很想你…… ” 


“ 哈利, ” 塞德里克的灵魂来到哈利身边,“ 请把我的身体带回去,带给我的父母…… ” 


哈利猛地点头,几乎看不清任何景象,“ 我会的!我保证! ” 


“ 撤吧, ” 他父亲用很小的声音对哈利说,“ 我们会帮你争取一些时间,准备跑……现在就撤! ” 


哈利点头,他觉得自己也坚持不了, 今个夜晚发生太多事,太多冲击,他无法继续承受。


在詹姆的示意下,哈利用力把魔杖向上一挑,魔杖连接的金丝断裂了,光网也消隐无踪,凤凰的歌声完全消失。


几个灵魂把伏地魔围起来,不让他靠近哈利。


哈利落到地面後用尽力奔跑,忘记自己的腿伤,努力睁大眼在泪雾下搜索塞德里克的尸体


他听见食死徒们的惊叫声,他听见伏地魔大叫着“ 击昏他! ” 。


哈利拼命奔跑,躲到墓碑後,避开从後面射来的攻击,他狂乱地指着一个追来的食死徒,大喊:“ 障碍重重! ” 


哈利知道自己至少拦住一个人。


他没有停顿,向着塞德里克跑去,更多的咒语攻击声音在身後射出。哈利扑倒在地,他捉住了塞德里克胳膊把他拉了起来。


一阵光雨掠过他头顶——


一束青绿色的光射中了哈利,光束将他击到了高空。


哈利飞得高高的,在雾蒙蒙的夜色下,一个脆弱的身躯就那样无助地浮在空中。


他瘦弱的身体像被抽取了所有气力,四肢垂下。


随後,他重重跌落地面。


“ 哈利——!! ” 









13、

伏地魔忽然大吼,他疯狂朝着哈利跑去。


他想抱起男孩,可是他的手十分颤抖,他无助地喊着哈利的名字,几乎丧心病狂地冲哈利怒吼。那个令人们连名字都不敢提及的可怖魔王在悲吼着一个被他亲自标记为死敌的男孩的名字。


伏地魔用哈利关心的人的生命威胁他醒过来,他甚至哀求道——


“ 哈利!醒过来,我求你醒过来!对不起,是我骗了你,复活需要爱人的血,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让我复活……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的! ” 


“ 我不要求长生了,我想和你一起活着,一起变老,谁也不杀死谁,好不好? ” 


“ 哈利,求你醒来—— ” 


伏地魔忽而想到了什么,用他的紫衫木魔杖给哈利检查,治疗。他跪在哈利身旁,用魔杖在空气中不断划着图案,一个又一个闪耀的白光从魔杖尖端发出。


男孩没有醒来。


那片凄凉的墓地,哀伤的树林,绝望的夜空,比黑色还要愁惨,食死徒们静静围着。









14、

七年後。









15、

一个高大英俊的黑发男人走入圣芒戈医院五楼,魔咒伤害科住院部。他对前来探望的赫敏和荣恩点点头,然後走到床另一边的椅子坐下,“ 谢谢你们来看他。 ” 


“ 没关系,哈利是我们的好朋友。 ” 


不失礼貌地,格兰杰微微点头回礼,她在面对昔日的黑公爵时已经镇静了许多。


三人静坐了许久,两两相对无话,气氛很沉寂。


黑发男人只是一直望着哈利沉睡的脸,偶尔细心地替他整理一下发丝,似乎病房只有他和哈利的存在,但是却奇异地留了一个空间允许他的朋友们继续坐着。


荣恩扯扯赫敏衣袖示意一下房门。赫敏瞪了他一眼,然後有点踌躇地开口对男人说他们已经呆了不短的时间了。


黑发男人抬起头,绅士地回应道,  “ 嗯。请你们以後多来看看他。我知道他是很喜欢你们的。 ” 


赫敏答应会常来,荣恩忍不住又扯了她一下催促。


房门被关上,最後又剩下男人和哈利两人。


黑发男人继续望着病床上的哈利,仿佛一切都没有变。


击中哈利的是一个错误的咒语,施咒的食死徒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念的是什么。治疗师想不出让哈利醒过来的办法,  “ 可能是他不想醒过来,也可能是咒语切断了他对外界的感知,我们现在还找不出原因。你们也许可以试着跟他说说话,陪伴他,对他读读报纸,也许能刺激他醒来也说不定。 ” 


几年时间,他每天陪着哈利,看着他的脸容变得苍白,棱角变得分明,骨架变得更高大,所有变化都在这里,哈利没有走出病房,甚至没有醒来。


当汤姆将哈利和塞德里克一起带回霍格华茨,几乎要引起巨大的恐慌。但是没有人能知道汤姆即是  “ 名字都不能提 ” 的黑公爵,除了邓布利多。


在那一夜,他和邓布利多谈了许多事,关于他自己的,关于他和哈利的,甚至令人难以置信的主动提出用吐真剂。然後他和邓布利多双方建立了一个不可摧毁的咒语,汤姆只要求和哈利在一起。


再後来,他用了一些时间,把四散的魂器收回来重新融入灵魂。


分裂了灵魂,就如分裂了人格,精神不稳定,感情不完全,汤姆恢复完整灵魂後才得以明白。


永恒,并不是活着。那些深深浅浅的回忆,点点滴滴的过往。在哪一刻,他发现了自己是爱哈利的?在哪一刻,他明白了生命的真谛?遇见、经历、感受、唯留下在汤姆心底不可磨灭的信念。


时光微凉,那些远去的时日,夹杂着若有若无的苦涩。微风吹开纯白色窗帘,成熟的风景留在窗外,阳光撒进屋中。


已经过去的阴霾,在午後淡淡的阳光中,弥散。


他用一天时间怀念漫长的过去,用余生最漫长的日子追忆擦肩而过的明媚岁月。


男人从被子中抽出哈利的手,放在手掌中,五指时而穿插,时而交缠,把他的手放在唇边,一一亲吻过哈利的手指。


“ 你知道吗?其实我真的很爱你,哈利……如果你原谅我了,醒过来,好不好? ” 汤姆轻声道。


床上的人一直闭着眼,仿佛被隔绝在另一个世界,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感受到。


七年时间,一直如此。


汤姆把哈利的手放回去,小心用被子盖好,俯身在他的伤疤上轻轻印下一吻。过後,汤姆放开了哈利,拇指留恋地抚着他的唇。


他陪着哈利,就像往常一样,一个人说着话,静静度过了几个小时。


“ 智者说只有愚人才会冲动陷入爱恋,可是我仍不顾一切地爱着你,哪怕知道,我有可能会死。这份爱已经在我血脉里消融,流淌在身体中。 ” 


他轻轻覆上哈利的唇,温柔,缱绻。


“ 我爱你,别无所求。 ” 


哈利睫毛忽然颤了颤,睁开迷人的绿色。


汤姆的心臓跳动了起来,像是又一次坠入了爱情。


哈利眨眨眼,看着眼前的黑发男人,  “ 汤姆?我好似有点想你了。 ” 



Fin




——————————————

解释一下:

▲ Are you with me: with是个多意思的词语,有“追随” 、“支持” 和 “在……一起” 的意思。

▲ "只有一人能活下来"——伏地魔引用他已知的预言内容,所以他才去杀1岁的哈利婴儿。




——这是我重翻了原著写的,存在很多伏笔和暗示,如果留意都能找出来。


看着一次发那么多字的份上,求评论!(据说卖萌可以当饭吃??= ̄ω ̄=)





评论(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