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级别:NC17

配对: 伏地魔 X 哈利

标签: Gothic/ Pure Evil/ Psychopath/ Wanks/ Snakes

哥特风、纯粹邪恶、变态攻、手yin,蛇群

简介:

"你看,人性就像树上的苹果,只是轻轻一推,它就这样掉下来了。"

“不,你错了。你错了!”哈利望着镜子,反射的镜像中那翠绿色的眸色里掩藏着一点红。


——————————————————————————————

  1. 第一章


  2. 第二章


(前文提要:哈利体内的魂片拥有了这身体的支配权,哈利担心他会是伏地魔用来对付大家的武器,然而目前更迫切的是要面对去魔法部受审.......)




第三章

受审的那天清晨,哈利五点半便醒过来,就像被一桶冰水从头浇到脚,透心凉。

在前一天夜里,邓布利多过来了格里莫广场12号,却没有提出见他或者给他带话。哈利不知道是否邓布利多已经放弃了他,连续几天他都有一个可怕的幻想:一个看不清面容的魔法部官员将他的凤凰翎魔杖咔嚓一声折成两段,厉声宣布他不适合留在巫师世界。


有时哈利在想,让他离开也好,他不会变成一个定时炸弹,在一不留神的时候被伏地魔操纵了身体变成他关心的人们的威胁。在那个愚蠢、罪恶、令人耻辱的一天以后,那个声音发泄了狂怒和骚动变得比从前更沉默。哈利再没被夺去身体支配权,却开始更频繁地梦见那道门。


哈利清醒后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像了无生气的尸体由着时间将他掩埋。他刻意避免自己去想万一巫师社会真的将他驱逐怎么办,要回到德思礼家去?


不,他是绝对不会去。哈利在这一点已经拿定主意,他东西都收拾起来了,法令一旦宣判,他就带上隐形衣和火弩箭去流浪,这样谁也找不到他。

荣恩在另一张床上翻了个身,四肢舒坦地仰面躺着,嘴巴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睡得十分香甜。时钟指针不容得哈利继续躺着,他起身穿衣。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有点抖,戴上眼镜,把卫斯理夫人新烫过的衬衫和牛仔裤摸索着穿起来。

哈利小心掩上房门,经过走廊一幅空白画像,有个细小的哼笑声在他走过时响起。

吃早餐时,卫斯理夫人格外细致地关心他着装和头发,还问起他夜里的睡眠,“神情充沛能给人好的印象,亲爱的。”。小天狼星、路平和唐克斯都有对他进行建议。

哈利只是沉默地点头。所有一切令他变得更为紧张,压迫感如瘟疫一般蔓延在他全身每个细胞,用烦躁和焦虑折磨着他。


哈利跟着卫斯理先生乘电梯下降,走下魔法部那条长长的走廊。

这条走廊和上面那些走廊完全不一样,空荡荡,黑压压,阴冷的风不知从何处吹起,神秘和抑郁潜藏在空气之中。

哈利一路走下楼梯,穿过数条分岔道,陌生的熟悉感令他觉得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哈利突然在一条分岔道停下,那条路的尽头是一道黑色的封闭的大门。简简单单,没有任何装饰,甚至不会被人注意到。

他的心扑通扑通跳起来,喧嚣纷扰的节奏令他失却了镇静。这是他每晚都会梦到的地方。

伏地魔就在里面,打开门一定可以发现那家伙就藏在这里。如果他现在把门打开,魔法部的人就会相信邓布利多说的话,敖罗们就可以把伏地魔捉住,也许他也会因为发现了伏地魔的贡献而被魔法部取消对在小惠金区施展守护神咒的指控,这样他就可以留在巫师世界留在霍格华茨……

忽然的窒息感觉让哈利想起他紧绷得忘记了呼吸,哈利鼓起全部勇气,小心控制着呼吸,把手放上门板。

“哈利,你怎么停下来了?那里有什么?”卫斯理先生催促道,他急匆匆走在前面,发现哈利没有跟上来。胖胖的男人擦了汗,踮着脚尖,焦急地望着哈利。

心脏撞击着哈利胸腔,他贴着门板的手背绷得死劲。虽然现在这条走道只有卫斯理先生和他两人,但是如果他现在不打开门,伏地魔过后又离开了魔法部的话,就有可能错失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快点,哈利,我们已经迟到了。”卫斯理先生见哈利还站着,迈步走过来准备拉他走。哈利的审讯被改到第十审判室,情况不容乐观。阿米莉亚•博恩斯是出了名的严厉。

哈利费力咽下一口唾沫,内心受尽煎熬。他回头看了卫斯理先生一眼,这个红头发、胖胖的男人就像是他家人,亲叔叔一样给了他许多关怀和帮助。

万一,万一在魔法部发现这边的危险前,伏地魔就将卫斯理先生杀害了……

哈利知道卫斯理先生只痴迷在麻瓜物品上,也许卫斯理先生没有那么厉害能阻挡伏地魔一阵子。他离开前还见到荣恩无所顾虑地熟睡在床,如果因为他的原因让这个家的人受了伤……


哈利感到再也无法忍受。竭力阻止自己开门探究的冲动,他果断转身,飞快走回卫斯理先生身边,“对不起,我以为自己看见了伏地魔。”

“神秘人!?”卫斯理先生惊叫道,“哈利,神秘人不可能就这样大摇大摆走入魔法部的!”他很认真看着哈利强调。

“嗯。对不起,是我看错了。”

“那里是神秘事务司,在里面工作的人被称缄默人,工作级别高度保密。刚才我们在电梯见到的博德就是在神秘事务司工作。”

“谁也不知道他们做什么吗?”

“绝密。哈利,懂吗?绝密。不过我听说他们有涉及关于未来的研究……”


哈利一边听卫斯理先生说话,一边顺着走廊向前奔跑,他们已经在这里拖延了十几分钟了。

那道单调的门在他们身后打开,露出一条黑暗的缝隙。


他们一直跑到走廊尽头,接着下去阶梯下面,直到再也看不见。


过了一会,神秘事务司的门慢慢合上。


******



哈利一个人走入第十审判室,他对这个幽暗密闭的空间太熟悉了,熟悉得心惊胆战。他见过这地方,甚至还参与过审判,在邓布利多的冥想盆中,目睹莱斯特兰奇夫妇被判在阿兹卡班终身监禁。


上面坐着几十个穿着胸前绣起银色字母W的紫红色长袍的审判者。曾经那个笑意盈盈对着他的魔法部长福吉现在用严厉的表情对着他,哈利熟悉的另一个人,荣恩的哥哥帕西,如同不认识他一样,专注地等待摘抄法庭上每一句对话。


邓布利多不在这里。他没有进行哈利的审判。


哈利沉重地走向房间中央带着链条的椅子,凶悍的锁链在椅上咆哮起来,他感到阵阵晕眩和恶心,只坐在椅子边上,不肯靠近可怖的链条。


“很好,被告到场。就让我们开始吧。”福吉大声宣布。


“审问者: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阿米莉亚·博恩斯;高级副部长,多洛雷斯·乌姆里奇。审判记录员:珀西 ·韦斯莱――”


“以及被告方证人:阿不思·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在最後一刻到来,哈利听到老人平静镇定的声音,惊讶得几乎把头扭断。哈利内心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情感,让他感到安定,以及充满希望。


然而这股情绪很快在邓布利多变出一把椅子坐在他身旁的时候转变了,籍由看见那副半月形眼镜遮掩下淡蓝色眼珠射出的睿智的光芒,哈利翻腾起浓烈的仇恨和恶意,他心中的欣喜化成了一场阴沉的暴雨,【杀……我要杀死你……】。


“摄魂怪出现在小惠金区?”福吉嘴里发出令人讨厌的嘲笑声。


哈利一惊,有一瞬间的迷茫。环顾四周后,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处于一场审判中,是对他未成年滥用魔法的指控,哈利不得不马上把焦点聚于现时。哈利开始从头解释,因为有两个摄魂怪出现在小惠金区,他是为了拯救他表哥所以才使用魔法。


哈利不断瞧望邓布利多,很希望对方能发现了他的注视。他一边强自压在福吉讽刺态度的高压下大叫大喊地申辩的冲动,一边担心自己不受控地袭击邓布利多,他每一句坑坑洼洼的辩解就像是给自己既定罪行的欲加掩饰。


邓布利多脸上显出冷漠,只专注地表现他在认真听双方对话。


福吉打断了哈利的话,因邓布利多一直保持的沉默,眼睛闪过一丝得逞的狞恶笑意,“是啊,我就知道我们会听到诸如此类的鬼话。真是煞费苦心,你的麻瓜表哥当然是看不到摄魂怪的,除了你的一面之词……”


“我没有说谎!”哈利大声说,声音盖过审判席上所有人的交头接耳,他气愤福吉的不信任,气愤邓布利多的冷淡。哈利闪动着眼睛,在深渊最黑暗的一角涌动着暗红色的疯狂。


这时邓布利多清了清嗓子,威森加摩安静了下来。“实际上,我们有一个证人可以证明摄魂怪确实在那条小巷出现了,”邓布利多说,“我是说除了达力· 德思礼之外。”


接下来是邓布利多的舞台时间,哈利看到他用清晰、条理、富有逻辑和充分的论证将福吉说得气急败坏,无从反驳。邓布利多又一次表现出强大的魄力,即使在失去威森加摩席位的情形下,让对哈利舆论不利的形势倒向了他,审判长博恩斯女士宣判哈利指控不成立。


邓布利多欢快地告别,迅速站了起来,挥动魔杖令扶手椅消失,走出审判室。


离开时,邓布利多没有看哈利一眼。由此至终在审讯的时候,他看也不看哈利。


邓布利多的离去令他十分愕然,哈利一动不动坐在带着链条的椅子上,审判席上的人们纷纷站起来收拾文件,他不知道这个时候他能做什么,心中翻涌着失落和怨愤。


【你觉得你被抛弃了吗?哦,是的。你就是他用来对抗黑魔王的一个旗帜,他控制你的行动,摆布你的思想,还掠夺了你的自由。现在你在巫师世界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疯子,没人尊敬你,没人要你。你觉得他还有必要关心你麽?】


那个罪恶的声音又一次响起,用阴郁的嘲讽劝诫哈利。


【冷眼旁观,玩弄一切,无疑才是邓布利多的真实本质。你对邓布利多的敬慕和尊重都遵从了他意旨,就连我消失也是邓布利多设计的!哈利波特,难道你还未发现?你以为你父母为什么会死?】


哈利坐不下了,他试着去捉住福吉或博恩斯女士的目光,想问他是否可以走了,但福吉似乎打定主意不理睬哈利,博恩斯女士则忙着整理自己的公文包。哈利犹豫不决地朝门口走了几步,见没有人叫他回去,便赶紧加快了脚步。


“你是什么意思?说清楚!”


【哦,可怜的波特,他还不知道他父母的死是邓布利多造成的。是他,邓布利多,让人告诉黑魔王必要除掉这个波特家的孩子,因为这个婴儿会是统领巫师界的一个威胁!我是被他骗了,波特。邓布利多一直为反对而反对我。没想到这个老头竟居心叵测地利用了一个婴儿,他忠心耿耿的、来自于古老血脉家庭的仆人的孩子。】


“你撒谎!我不会相信你!邓布利多是个好人!”离审判室最后几步,哈利几乎是奔跑了出去。他喘着气,面容苍白,只想用风吹破靠拢在他脑中的灰暗迷雾。


哈利一直有着疑惑,为什么实力强大的邓布利多当初不直接杀死伏地魔?为什么邓布利多要帮助他胜利? 为什么是他成为对抗伏地魔的人? 难道就因为他是某预言命中注定的人就必须背负所有一切?这些问题一个个在哈利心中投下涟漪,在内心看不见光的阴暗面激起了数英尺波涛。


也许,他就如“他”所暗示的那样是邓布利多控制巫师社会的一个傀儡?


哈利倏地停下,差点儿撞上站在外面等候的卫斯理先生。他看到哈利惶恐不安的神色很是担心,“结果如何?邓布利多没有告诉我……”


【当然,相信你自己那空白无力的话吧。邓布利多用预言将你和黑魔王绑在一起,你为什么不亲自去了解真相呢?】


哈利怔怔站立,他知道预言,邓布利多上一学期已经把预言告知了他。这么说,伏地魔到现在其实还不了解预言内容,想通过控制他去得到?


哈利告诉卫斯理先生所有指控失效,听着那隐藏在说谎面孔后的声音的劝诱,跟随卫斯理先生离开。


当天晚上,卫斯理夫人为他搞了一个大型的庆祝会。哈利让自己对邓布利多的不满和疑虑丢到某个黑暗角落,他可以回到霍格华兹去了!让伏地魔见鬼去吧!


随着假期结束日越来越近,哈利对霍格华兹的想念越来越激奋。在最后一天,他收到了书目单和一封邓布利多的信:跟随斯内普教授学习大脑封闭术。



Tbc

——————————————

“他在蛊惑人心方面很有一套。”—— 邓布利多评价伏地魔。

于是,伏地魔下章见……

评论(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