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所有文章皆允许转载(申明禁转的除外),留下转载地址即可,但请必须贴上原作者、译者和原文链接。要求很简单,请大家都遵守,谢谢!
  1. 公告
  2. 哈利波特同人
  3. 战狼2同人
  4. 谈谈圈子的事
  5. 私信
  6. 提问
  7. 归档
  8. RSS

标题:You are my sunshine 阳光

级别:PG-13

配对:德拉科/哈利 (无差)

简介: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德拉科为哈利唱一首麻瓜的歌。他是他的阳光,唯一的阳光。






德拉科来到戈德里克山谷的时候,太阳已经渐渐西偏,天际变成了红色,天上的云亦被染成金灿灿。


他匆匆沿着山脊向上走,山谷只有几许人家,偶尔响起几声椋鸟沙哑的哨音,一切显得那么安谧。


德拉科听到格兰杰的声音就在前方,还有卫斯理庞大的一家子。格兰杰现在该改称为格兰杰-卫斯理了,她和那个红毛鼬鼠结了婚,还生下两只小鼬鼠。梅林原谅他,他对卫斯理一家一直没有好感。


蓬蓬头女巫从学生时期像防什么似的以一副精明的样子就对他紧迫盯人,就像真以为她能对他做什么。那雀斑脸在火车上就挡在他和波特面前,甚至还成为了波特最好的朋友之一,这点就更不可原谅。对了,还有红毛鼬鼠的妹妹小母鼬,竟然给波特写爱情日记,竟然敢喜欢波特。德拉科哼了一声,卫斯理一家果然讨人厌。


波特喜欢的,偏偏都是德拉科不喜的。因为某个微不足道的理由,他们就会在霍格华茨的各个教室、各个走廊打起来,德拉科乐此不疲,可以说他和波特都热衷于把拳头狠狠砸向对方,越痛越好。痛了,给对方留下的淤青就越深,在对方心底铭刻的痕迹就越难磨灭。


至于纯血统、混血统、麻瓜种这些,德拉科早已不在意,只是为挑起波特怒火,又来一场拳头与血肉的碰撞。


在二十年前,在那一天以后,他干脆放弃家族所为之尊崇的血统荣耀,因为藏在他心底的那个人,为了巫师界所有人获得平等权利付出了一生的代价。


德拉科小心不踩着树枝,让自己匿在一棵高大的栎树后。男人手里拿着一枝白玫瑰,还有一把制造精良的木吉他。


格兰杰-卫斯理向波特细细述说着近况,她女儿露丝今年入学,成为了葛莱芬多一员,现在的巫师界关于血统能力的争论声音小了许多……


德拉科头靠在树干上,他能想象到黑发男孩听到这个消息时,那翠绿的眼眸会绽放出多么明亮的光芒,他的眉毛会是弯弯的,抿薄的粉色嘴唇则会翘起一个弧度,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整个人会散发出令人愉快的亲近感。


这抹明亮就像葛莱芬多的宝剑,把德拉科用冷漠和刻薄建造的坚固外壳击破,让他的心从此为黑发男孩跳动。


德拉科看着卫斯理揽着格兰杰-卫斯理离开,两个小孩被格兰杰-卫斯理牵着,一蹦一跳走在后面,那地方终于空寂无人。


男人从树后走出来,慢慢走向波特。夕阳的光在他背后投下一轮光晕,珀金细发被风吹起,柔软发丝飞在空中,蓝灰色眼睛只纳入着一个身影。


德拉科定定站在他面前,思念如潮涨般涌现,带着海水的咸苦,冲刷着无从述说的爱恋。


格兰杰-卫斯理带来的白百合花束摆在上面,旁边的青草已经被仔细清除过,灰黑的泥也被重新翻过,留下一块整洁的空地,那个打败了黑魔王的男孩就躺在这里。


黄澄的阳光给冷清的戈德里克山谷披上一层柔和暖意,和风拂过茫茫野草,像是一片温柔的波浪。椋鸟成群,在橘红色的天空下展翅,那颜色,是波特最爱的葛莱芬多颜色。


德拉科目光落在那座大理石墓碑,墓志铭写着一句话:我必须继续前行,这是我的人生(It is me that have to go on, and that it's my life.)。


男人静静站立,过了一会才说:“许久不见了,波特。”


德拉科看见那个黑发男孩向他伸出一只手,挑起一边眉毛,笑容有点坏坏的,【马尔福,你还拿着花做什么,难道不是送我的吗?又不是第一次送花了,你在不好意思?】


男孩的样貌几乎没有变,时间没有在波特脸上留下痕迹,还是二十年前那个头发乱糟糟、鼻子上挂着一幅老土圆框眼镜、眼睛像湖水一般明亮的葛莱芬多。


德拉科把白玫瑰丢过去,像是嫌弃什么似的,抬起下巴道:“我看庄园的白玫瑰长得不错,作为马尔福现任家主也不会稀罕一支花,送给你了。”


丢了之后他发现扔的位置不大好,伸长手臂把花捡回来,这次男人把那支白玫瑰好好放在墓碑前。


【哦呵~】


仿佛能听到黑发男孩清晰的取笑,德拉科恼怒了,“闭嘴!不准说话!”


黑发男孩吃吃发笑,咳嗽一声给嘴巴拉上拉链,然后拉扯起面部肌肉假装是严肃凶恶的水滴怪兽。


德拉科看了他两眼,没什么表情。说实在他也没什么能生气的,他爱的人不在了,现在变成了一座冰冷的坟墓。


男人无意识攥着拳头,用力压着指关节,深深呼吸,让自己从心痛得窒息的感觉中挣脱出来。


德拉科对波特说起了自己的儿子,“斯科皮,我儿子……他今年也在霍格华茨读书了。你知道,我从他婴儿开始就对他进行斯莱特林的教育,在分院这一点我从不担心……”


【马尔福,你怎么给一名婴儿进行斯莱特林的教育?教他吐舌头吗?】黑发男孩哼哼道。


“我让斯科皮从出世开始就睡在斯莱特林颜色的床上,他所有穿着和用品都是最高贵的墨绿绸缎和白银配饰不行吗?闭嘴。不是……听我说话,别多口!”


德拉科拘谨地瞧了他一眼,认为对方没有生气才继续道,“总之,我一直致力将斯科皮教育成一名及格的斯莱特林,虽然他现在也成为了斯莱特林,但是斯科皮在开学没几天就拿着不知从哪里搞来的时间转换器四处闯祸,简直就是一个鲁莽冲动的葛莱芬多。”


男人皱着眉,向他说了许多儿子做过的蠢事,就像两个人是认识多年、感情十分要好的老朋友,“真不知斯科皮是遗传了谁,明明我和他母亲都是优秀的斯莱特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发男孩捧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大声取笑这名嘴上抱怨却把儿子宠上天际的傻爸爸,【我要说,你在六年级随随便便把毒药送给j邓布利多下毒的时候已经显示了你本质其实是个葛莱芬多,别不承认。】


德拉科思考着他过去有没做过“不适当”的行为,然后说:“好吧,我在六年级的时候的确有点不那么斯莱特林,但当我当时的生命正受到黑魔王的威胁,完全可以理解。而且,”男人狡黠地露齿而笑,十分不怀好意,“谁叫那时的你天天用热情似火的眼神追着我。”


【谁,谁热情似火了!?】男孩好像咬着了舌头似的,不利索地说话,脸红的像是喝了一杯火焰威士忌。


“是你啊,就是你,波特。”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盈着笑意,那尖锐的脸部线条柔和下来,如冰川融化一般,“我可以肯定一整年都追着我去有求必应室的那个人是你,看不见不代表我感受不到,我猜你是每次都披了隐形衣。”


“葛莱芬多,勇敢点,承认吧,那时你就已经为我着迷了。”


过去那个致力挑衅着波特的金发少年仿佛和现在的男人重合起来,每当看到波特羞怒的神情,他眼眸里尽是得意和开心,迷人得令人心跳失去了节奏。


黑发男孩红着脸扭开头,咕哝了一句,【奸狡的珀金毒蛇……】


德拉科想起那段年少的日子,他和波特在霍格华茨互相争斗的岁月,那时候是他最美好的回忆。


纤长的手指轻轻在吉他弦上拨弄了几下,德拉科问:“你还记得我有一次约你出来决斗吗?”


【怎么可能不记得,我和荣恩、赫敏差点被三个头的路威吃掉,更差点被费尔奇捉住,你这个人一点巫师精神也没有!】男孩皱了皱鼻子,很是为那次可怕的经历不忿。


“费尔奇不是早就在开学晚宴上告知了霍格华茨二百多条包括宵禁时间的规矩?我摆明了耍你的,不遵守规矩的笨蛋葛莱芬多。”


那个无忧无虑的时光啊,伏地魔还只是一个恐怖故事人物,学生们最恐惧的却是被费尔奇捉住违反校规。


“你竟然也学不得教训,不断破坏规矩,还居然当众跟一条蛇说话,脑子还有没有呢?”


德拉科扯起嘴角,“如果不是我那些年时时刻刻陷害你让你保持了很好的警惕,对上食死徒的时候你早就被啃到不成渣了。没有了我,你怎么办?”


黑发男孩坐在大理石石碑上翘起二郎腿,德拉科这番话如常招致了波特的反驳,他翻着眼睛,【难道斯莱特林是用自大的标准来挑选学生?感谢梅林,幸好我是个葛莱芬多。如果陷害我是你唯一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理由,那么劳烦你滚远一点好吗?我才不想见到你。】


德拉科笑容渐渐黯淡下来,他静默着,许久没有说话。是啊,他侮辱波特的朋友,假扮摄魂怪恐吓他,还每次趁波特不注意的时候对他施恶咒,更领着食死徒进入霍格华茨杀害他的同学,连男人自己也觉得过分。波特公开说过他不会与黑暗之人为伍,他是个食死徒,这样邪恶的人怎么可能得到波特的原谅,甚至另眼相待?


波特是坚强勇敢的斗士,无畏伤痛和死亡,却不是一个受虐狂。


【对不起……马尔福,我不是那个意思……】


德拉科笑了笑,道:“啊,其实我知道的,你不需要我。”


黑发男孩绞着手指,十分后悔自己无心的话,他不喜欢见到男人失去了锐利,变得不似马尔福,这让他心臓感到刺痛。


“因为你‘最心爱的人’是红毛鼬鼠。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包括德姆斯特朗和布斯巴顿学院的师生,你和那只鼬鼠一起浮出黒湖水面,宣告他是你心中最重要的人。”


【当时一起出来的还有芙蓉的妹妹……】黑发男孩小声道,泄露着丝丝紧张,【听着!德拉科,那件事我很抱歉……】


“我有什么比不上他……”男人低下头,淡金色发丝从耳际掉了=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


“我比卫斯理强大,比卫斯理有钱,比卫斯理好看,我可以保护你,我不会离开你,我可以为你而死,我最爱的是你啊。波特,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的……】黑发男孩难过地说。


“不,你不知道。我知道你的事而你不知道我的。我知道你最喜欢的是小母鼬,最重要的是红毛鼬鼠,最友好的是泥巴种。”德拉科说,“……但是这些我都已经不在意了。“


“真的。没有什么比你活着更重要。”


他仰头凝望天际,太阳正在下落,橙红色的霞光映着天上的云,瑰丽却忧郁。风轻轻流动,推着溪水慢慢前走。


曾经幼稚的心灵现在已变得成熟,以前有着郁闷、委屈、和悲伤,那些不开心随着时间慢慢消失,现在只变成德拉科心中最珍贵的回忆。与波特相处的点点滴滴定格成永久的记忆,变成一个烙印,深深在他心上铭刻着苦涩的快乐。


“波特,”德拉科开口道,“我今天来是想唱一首歌给你。”


黑发男孩望向了他,现出了好奇和兴致。


谁能想到那个苛刻、傲慢、自大、鄙视麻瓜的混账白貂会有一天拿起麻瓜的乐器,只为唱一首歌给他过去的死对头听?男人自嘲般轻笑了一声。


“那天我走在伦敦街头,听到一个麻瓜女孩用吉他弹唱着一首曲。那是一个晴朗的夏日,阳光很温暖,微风偶尔吹拂,然后我想到了你。我想让你听到这首歌,波特。”


一时间谁也没说话,他看着他,想着他,仿佛天地只剩下了眼前一人,时间像是停在了这一瞬。


椋鸟哑叫一声飞入了巢,一片黄叶从树上飘落,打了个弯。苍凉轻轻落入大地。


德拉科淡淡说道,“其实我不适合唱歌,因为我的声音太冷清了。即使笑我通常也只会嗤笑、冷笑、假笑,唱歌真的不适合我,但是我很想学来唱给你听。”


“唱得不好你也不能笑,我屈尊给你唱歌了,还练习了好一段日子,不好听你也只能给我至高无上的的称赞。知道了吗,波特。”男人昂起头,像最高傲的孔雀一般审视着眼前的人。


【好。】黑发男孩眉毛弯弯,眼睛像是最名贵的祖母绿。


手指拨动着吉他的弦,流出欢快的旋律。


“You are my sunshine,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ey. "


德拉科的嗓音谈不上动听,几乎是平淡和冷漠,就如冰封千里的雪山,熔流在积雪最深的地下静静流淌,潜藏着炽热浓烈的情感。


"You never know dear,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夕阳的颜色是那么鲜红,红色向外蔓延着,蔓延了整个天空,像是那个人身体倒尽的鲜血。


德拉科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个夜晚,黑魔王的恐怖绿光笼罩着大地,波特的魔杖发出了璀璨的红光,红与绿撞击,将黑夜变成了白昼。那是巫师界最悲壮的黎明,亦成了他最漫长的极夜的开始。


“The other night dear, when I lay sleeping, I dreamed I held you in my arms……”


唱着唱着,他忽然流下了泪。波特骑在扫帚上对他伸出手,在历火熊熊的有求必应室拉起了他,那一声"德拉科"是他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喊过他的名字。


“When I awoke dear, I was mistaken, so I hung my head and cried……”


清脆轻柔的旋律,却唱着最悲恸的歌词。波特不知道他对他是多么重要,德拉科想乞求男孩不要离开,但是他只能梦醒,然后万念成灰。


“You are my sunshine,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ey. "


那时候,德拉科坐在教室走道一边,波特坐在另一边。他是斯莱特林的珀金贵族,波特是葛莱芬多的黄金男孩。他在课堂上折了一只千纸鹤送给波特,波特收了他的千纸鹤又回了过来,然后他们就在纸鹤上写上各种侮辱和诅咒。那个时候,真的很欢乐。


"You never know dear,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走的人走了,安上了翅膀,在天空中飞翔,飞到自由的光明的天堂。留下来的人留着,在地上痴痴仰望,徒留悲伤和思念。德拉科抬头望着黑发男孩,视线穿过他透明的身影,悲伤的眼中空洞无一物,“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黑发男孩走过来,弯身拥抱眼前的人,低声叹道,【我知道。】


男孩的声音是那么轻,比最轻柔的微风还要低,几乎难以听见。一阵风吹来,沙沙吹拂着枝叶,冰冷在怀的身躯,化成点点尘埃,消隐无踪。


飒飒秋风,细细辗碎了一颗孤寂的心。


泪水不断从德拉科脸庞滑下,滴落湛蓝色的外袍,化成一滩湿痕。方才的黑发男孩只是他自己的想象。他只是假装波特没有离开,假装波特还站在他面前,听到他说的话。


所有人都亲切喊着波特的名字哈利,但是德拉科坚持,他坚持喊他波特,因为他一直都是和黄金男孩作对的一人,他对波特而言是独特的,如果在帷幕另一方世界的人能听到呼唤,他的声音就能被波特听见。


德拉科弹着吉他,把歌曲唱了一遍又一遍。


“You are my sunshine,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ey……”


“You never know dear,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Harry,away……”


“Please,don’t take my Harry………………”


德拉科忍着哭音,将最后一个词唱出。


“Away……………………”


男人跪坐在坟墓前泣不成声。太阳已沉下地平线,红亮的光褪成黯淡的灰白,悲伤把夜幕拉下,傍晚的水汽在草地上凝结成更多的泪。


波特不会变成鬼魂留下来,他是勇敢前进的那个人。


但德拉科不会跟着他去死,波特救了他的命,他不能放弃自己。他还会努力活下去,因为这世界上再没有谁和他一样,这辈子都用爱情爱着波特了。


如果有一天他不在这个世界上,他写下的笔记会作为遗产留给斯科皮,然后由斯科皮再留给斯科皮儿子,延续在世世代代。这份爱会将变成文字流传下去,永永远远作为马尔福家族的收藏继承,记录着曾经有个名字为德拉科·马尔福的男人爱着那个哈利·波特。


男人的哭声被山谷的风吹起,呜呜带到山峦、河流、和夜空,他仿佛变得破碎,变得无边无际。深沉的悲伤永久栖息在德拉科的心,他对他的爱,除了风声,没有谁能听到。


波特是他的阳光,是抚平他伤痕和痛楚的咒语。


波特离开了,德拉科的世界不再有光,他的心下着雨,漆黑一片。他的阳光遗失在少年时候的霍格华茨,那时他和波特争吵打斗、嬉笑怒骂。德拉科再也没能找到那样的晴天。



Fin









梗来源:(Reddit:如果你的狗/猫能完全听懂你的话


我15岁的爱猫在22日刚过世,我大哭着告诉他我有多么地爱他。我把《You are my sunshine》唱了一遍又一遍,我希望他能听懂。





——————————

* 白百合和白玫瑰在英国都是送给已过世的人的花。

**一枝花表示"唯一"的意思。






评论(15)
热度(83)
  1. 红茶杯与苦咖啡太博曰_沉迷冷哥不可药救 转载了此文字